這劇收視第一又怎樣 涼掉的明星都快湊一桌麻將 加载评论...
資訊  Vista看天下  2024-02-03 20:49


今日發現一件讓人背脊發毛的恐怖故事——

《父母愛情》竟然已經是十年前的劇了,2014年前的今天開播。



這兩天各平台上還掛著「大學生回家后變成了德華」的熱搜。

調侃許多大學生一回家就像《父母愛情》中的德華一樣,被哥哥姐姐們抓去幫忙帶孩子。

倘若不提醒,誰會想到「德華帶娃」已經是十年老梗。



現在回想起來,2014年真是一個神奇的年份。

那年國內互聯網上發生的許多事,後來都成為了時代變化的草蛇灰線,與我們所處的2024遙相呼應。

大批國民綜藝、國民劇是在2014年開播,大量後來佔據娛樂圈話語權的明星在那一年冒頭;

許多被當年人們視為身外談資的新聞,後來演化成了壓在普通人頭上的具體辭彙——「內卷」「競爭」「未來」。

只是那時的我們,以為自己走進的仍是溫和而平淡的又一年。



如果用一個詞形容2014年的娛樂圈,大約是「又好又爛」。

那年誕生了如《父母愛情》《北平無戰事》這樣的經典好劇,同時也集中出現了如《宮鎖連城》《步步驚情》等狗尾續貂式爛劇。

《宮鎖連城》被法院判定抄襲瓊瑤的《梅花烙》后,於正被罵,於正劇中的女明星們被連帶著一同被關注、受嘲。

《宮鎖連城》的袁姍姍被嘲「番茄蛋花湯洗澡」。



《新神鵰俠侶》里的陳妍希被嘲「雞腿髮型」「小籠包姑姑」。



當年於正與他的雷劇們頻繁被罵上熱搜,大家吃瓜看熱鬧不亦樂乎,覺得這算是2014年娛樂領域的一件大事。

可如果拉長時間維度,「於正被罵」與當時其他正在萌芽的娛樂圈變化相比其實不值一提。

站在當下回望,你會發現2014年同時是國民綜藝誕生之年、流量時代初始之年、現偶巔峰之年。

《奔跑吧兄弟》《花兒與少年》這兩檔此後延續多季的國民綜藝,都在這一年內正式開播。

競技真人秀與旅遊真人秀,從此撐起了接下來十年間國綜的半壁江山。



它倆都是直接引進或參考韓國現有的綜藝形式,韓綜原版分別為《Running Man》與《花樣姐姐》。

而促使浙江、湖南兩大電視台集體模仿韓綜的導火索,無疑是一年前《爸爸去哪兒第一季》的火爆,韓綜原版為《爸爸,我們去哪兒?》。

時至今日,觀眾們對《爸爸去哪兒第一季》的內容依然倒背如流,天天生氣跺腳表情包在十年後爆火。



那時大家看王詩齡只覺得在圍觀一個小女孩,胖嘟嘟很可愛。

攤上王岳倫這麼一位不靠譜、做飯一團漿糊的爹,卻依舊大口吃飯嗷嗷香。

在陌生的農村鄉間串門也不害怕,嘴甜、脆生生地喊「爺爺奶奶、阿姨叔叔」。



十年過去,王詩齡再上熱搜不再是因為她自身,而是網友想成為王詩齡。



王詩齡在互聯網上的一切都被二度審視。

她過去在節目中的小公主發言、不怯場、情緒穩定,被重新解讀為李湘王岳倫給予她充足物質與精神關愛的證明。

一張李湘看著王詩齡像看藝術品的照片底下,高贊熱評是「很多人的一生,都沒有被這樣注視過」。



除了《爸爸去哪兒》里的孩子們,2014年還火了三個小孩——

鍋蓋頭階段的TFBOYS。

2014年,《青春修鍊手冊》上線、TFBOYS的第一檔團綜《偶像手記》上線。



TFBOYS雖然在2013年8月便成立,但他們真正在大眾視野內爆火卻是2014。

這得益於《青春修鍊手冊》火遍大街小巷,也得益於那年發生的一件事讓人們關注起國內偶像生態——

吳某凡宣布與SM解約,脫離男團EXO並宣布回國發展。

接下來的兩年內,鹿晗、黃子韜也都陸續解約回國,張藝興雖然未解約、工作重心卻也偏向國內。

他們和TFBOYS的走紅一同,象徵著娛樂圈流量時代的序幕。



現在提起流量時代,許多人第一反應聯想到的或許是前幾年選秀產業出現、耽改劇流行時的場景,每年都會冒出新的頂流。

可在2014年後缺少選秀舞台的幾年間,流量經濟更多還是體現在國產劇的變化上——

國產劇、尤其是古偶劇里,到處是無演技的流量小生小花。

2014年是一道分水嶺,往前是現偶的天下,往後是古偶的天下。

2014年電視劇區戰況原本是現偶的大勝利,外有韓劇《匹諾曹》《來自星星的你》(13年底在韓國播出,正式引進國內是14年7月)可看,內有《杉杉來了》《匆匆那年》可品,都是標準現代偶像劇。



那年張翰還沒有淪為人人沒眼看的油王,他還是觀眾們心愛的國產霸總,要讓所有人知道他為趙麗穎包下了整個魚塘。



不過2014年現偶一家獨大的局面,被橫空出世的《古劍奇譚》打破。

這部投資過億的電視劇,從開播第一天到大結局最後一天,收視率都是第一、沒有一天掉下榜首。

《古劍奇譚》播出后男主男配、女配演員們的名氣大漲,為市場驗證了古偶與流量明星的匹配程度。

只是當年輝煌又如何,這部劇演員表上的好幾個名字,都已不會在娛樂圈的任何作品上出現。



2014年底,下圖中的十個社會事件被評為「年度熱詞」。

其中「監獄風雲」,指的是當年娛樂圈醜聞頻出,柯震東、房祖名、寧財神等人因吸毒被抓,黃海波、王全安因嫖娼被抓,郭美美因讀博被抓,被網友以港片《監獄風雲》調侃。



9月時,廣電總局下發通知、明確要求「劣跡藝人」的作品暫停播出。

當時人們以為這道通知會震懾娛樂圈藝人們、不敢再隨意拿自己的職業生涯冒險,懷有美好期待。

畢竟在醜惡的底褲被徹底展露,在體驗到真正的苦楚之前,人總是會忍不住地盼點好的、盼有個好未來。

顯然,那時我們遠遠高估了娛樂圈與許多事物的底線。

以為是一個時代的終結,沒想到只是另一個時代的前兆。



2014年時電視媒體仍是主流,以上這些變化也主要發生在電視領域。

但那年才剛成立四年的愛奇藝嗅到了國內互聯網行業的風口,悄摸地幹了兩件違背主流的事:

一是出品網劇《靈魂擺渡》,小成本投資僅線上播放、但卻口碑不錯,是很多人接觸的第一部網劇。



二是出品網路綜藝《奇葩說》,後來逐漸走向大眾,在2019年成為百度沸點年度綜藝。



當時大部分人更習慣看電視,大家很難想象,愛奇藝試水的「小眾」網劇、「小眾」網綜,數年後會成為取代電視娛樂的存在。

也很難想象,當時在普通人眼裡只是一個在線視頻網站的愛奇藝,後來會成為人們口中的「互聯網大廠」。

2014年是國內社交媒體初顯興盛的一年,4月微博正式登陸納斯達克,成為全球範圍內首家上市的中文社交媒體。

不止微博,國內互聯網公司都在2014年內集中赴美上市,包括但不限於阿里、迅雷、陌陌、58同城。

同年,騰訊宣布入股京東。

後來被稱為「大廠」的互聯網公司們,在這一年初具彼此掣肘、鼎立的模樣,烏鎮開了首屆互聯網大會。

2014年風靡全球的冰桶挑戰,最初也是由第一批互聯網巨頭們傳入國內。

雷軍在被俄羅斯創投DST老闆點名后,在小米公司門口公開接受挑戰、成為「冰桶挑戰」在國內的首位應邀者。



負責潑水的員工實打實地往雷軍身上潑了一桶冰水,最後桶還扣在了雷軍腦袋上。



後來雷軍點名了百度的李彥宏,一加手機的劉作虎在參加后又點名了360的周鴻禕、當時還在鎚子科技的羅永浩、華為榮耀業務部總裁劉江峰等等。

對這些大佬們而言,參加冰桶挑戰是慈善行為,但也是一種展現互聯網公司思維前沿、氛圍輕鬆的宣傳。

初期的互聯網公司樂於招攬年輕人、希望公司是有活力的形象,篤信著未來屬於新一代、散發著蒸蒸日上的誘惑。

一度大範圍推廣扁平化管理模式,呼籲削弱傳統企業中森嚴的上下級關係,成為「開明」企業的代名詞

最後這一切幻夢隨著互聯網初期紅利瓜分殆盡而消散。

到如今,留給年輕人的只剩下內卷與末位淘汰。



那年的十一,央視做了一期後來廣為流傳的街頭採訪「你回家吃飯嗎?」,如今回看,它就像是時代的註腳。

這段採訪恰如2014後來在人們心中留下的印象——粗糙、紛雜,但洋溢著一種無畏的生機。

當時還沒有短視頻,普通人還沒有習慣於在鏡頭面前妝點或掩飾什麼,街采狀況頻出。

被採訪的天津大爺面對記者「你回家吃飯嗎」的提問,開玩笑反問:「誰不吃飯啊?不吃飯餓死?」



一位餐館大姐被採訪時揮手示意記者暫停:「你等一下,我打個口紅。」



採訪到銀行時,櫃員小哥兩眼放光地抓著央視記者說:「姐辦不辦卡,你辦卡我們就可以回家吃飯。」



經過了長達十五分鐘的推銷,記者小姐姐敗下陣來表示這卡我辦。



後來記者本人也開始整活,她跑去了海洋館採訪一隻海豚:

「你好,你回家吃飯嗎?哦,不回家呀。」

「你家在哪呀?哦,北太平洋呀。」

「你在家都吃什麼呀?哦,媽媽抓的魚呀。」



全程只是發出了幾聲哼唧的海豚:「啊?」



採訪流傳最廣的一段是記者採訪一位小男孩,男孩先是挑眉歪嘴、像反派大魔王般地不屑一笑。



隨即在記者說完詞后,迅雷不及掩耳地掏出了自己的槍、將記者一舉「擊斃」。

這段視頻與動圖,在那年的微博上被瘋轉。

說起來,這位小男孩算得上是互聯網上第一代「小孩哥」。



十年過去,2024年媒體採訪中的小孩哥姐們早已換了一副精神狀態,開始對這世界貼臉開大。

記者在西湖邊問來玩的小女孩會不會背相關詩詞,小孩姐回:「(我)是出來上課嗎?」



後來又採訪一位小孩姐,問她對未來有什麼期待、有什麼願望。

小孩姐統一回復:「沒啥。」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2014年年底的又一次央視街訪節目播出前,主持人說了段類似新年展望的祝詞。

其中有一句是「只要希望在,奮鬥就有意義」。



站在當下的節點上回顧十年前的這一切,我的內心沒有什麼憶往昔崢嶸歲月的感慨,只是充滿了疑惑與惘然。

2014年走紅的一首歌,或許在最開始就給出了預測:

「我曾經擁有著一切,如今都飄散如煙」

「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