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了上流社會不堪的一面,7年了,它依舊是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山 Loading...
資訊  2024-05-28

中國俗語說,三個女人一台戲。

其實這句話用到電影里,同樣也能創造不少驚喜。

因為這種以「三個女人」為視角切入的電影,往往能在敘事上別開生面,帶給觀眾不一樣的味道和風情。

華語電影史上,這樣的電影很多。

比如1988年的《月亮星星太陽》。

全片以曾在香港有名的「中國城夜總會」為背景。

用三線交錯的方式,講述了三個舞女如何墮入風塵,又歷經沉浮的故事。

鍾楚紅、鄭裕玲和張曼玉分別飾演墮落天使。

同樣的絕代風華,卻演出三種不同的味道,讓人沉醉。

比如1993年,梅艷芳、楊紫瓊和張曼玉主演的《東方三俠》。

將一個現代豪俠維護正義的故事,安置在三位女性身上,這種設計放當年,堪稱顛覆。

但在導演杜琪峰的掌控下,這種搭建不僅毫不違和,反而拍出了東方女性的神秘與豪情。

也讓觀眾看到,原來江湖武俠,並不只有男兒義氣這一種。

再比如1994年李安的《飲食男女》。

李安表面拍的是食物,實際拍的是性。

他借朱家三姐妹在父親面前的爭風吃醋,揭開了中國幾千年難以言說的戀父情結。

相比千篇一律的常規主題,這種女性視角,無疑能拓寬電影的內涵表達。

不過邁入2000年後,隨著電影市場的喜好越來越明確,這種「三女主」電影,已經很少出現。

直到2017年,台灣影壇又重拾野心,拍了一部三女主電影,名叫《血觀音》。

只是這齣戲,看上去有點「高級」。

很多人第一次看這部電影,一直搞不明白這三個女人的關係。

是母女?是姐妹?還是某個官員的後宮團?

電影敘事也是「雲霧繚繞」。

一邊是棠夫人在「太太客廳」里,穿梭於權貴之間,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一邊是大女兒棠寧在小樹林里大戰兩猛男,嘴裡吞雲吐霧,放浪形骸;

一邊又是小女兒真真,頂著一張清純臉,躲在角落裡窺探成人世界的秘密。

可以說人人都有手段,人人卻又戴著面具,不顯山,不露水。

常規的官商題材電影,都是聚焦男性,強調外在生猛。

而這部《血觀音》,則從女性入手,在官商勾結下的黑暗後花園,悄然遊盪。

婉轉迂迴間,一個三刀六洞、鮮血淋漓的人間地獄,就展現在你我面前。

01、

為了更好理解影片的精妙,皮哥先帶大家快速梳理一下劇情。

故事概括起來就是:官商勾結+殺人滅口+母女互撕。

惠英紅飾演的棠夫人,是將軍的遺孀。

她的名字叫棠佘月影,兩個姓氏疊在一起,證明她母親那邊的實力也不容小覷,同時說明她是權貴結合的產物。

棠夫人的職業是政治掮客。

她靠著強硬的手腕和柔軟的身段,在政商的夾縫中生存。

為了牟利,甚至不惜讓女兒棠寧出賣色相。

後來棠寧生下了真真,她對外宣稱真真是自己的小女兒,圈子裡的人也看破不說破。

滅門案的大背景,是王會長和馮秘書的政治博弈。

棠夫人的終極目的,是扳倒王會長,扶馮秘書上位,讓棠氏集團從中牟利。

滅門案的起因是一次炒地皮。

林議員是農會會長,他挪用農會資金囤積土地,立刻招引了一群吸血鬼。

有愚蠢無腦的縣長夫人,有飛揚跋扈的秘書助理,當然還有老謀深算的棠夫人。

棠夫人穿針引線,將林議員、縣長、議長和背後的王家,通過一次畫展串在一起。

大家集體出資,等彌陀鄉的地皮價格翻倍,個個能賺得盆滿缽滿。

安頓好了這幫人,棠夫人又讓女兒棠寧出馬,巧施手段,把這群人套牢,順利拿到了30億的贓款。

投資款打了水漂,林議員成了替罪羊,慘遭滅門。

警方介入,媒體熱炒,王家買地的消息被捅出,王會長鐵定下台,棠夫人的目的得逞。

為了在這場陰謀中把自己摘乾淨,棠夫人事先收買了緬甸的段氏兄弟當替死鬼,還讓女兒棠寧當背鍋俠。

哪怕事情敗露,自己也可以金蟬脫殼,女兒無非蹲幾年牢。

但她千算萬算沒算到,女兒棠寧受不了變態的母親,要和段氏兄弟一起乘船逃走。

上了替死鬼的船,那是自尋死路,棠夫人一不做二不休,將女兒一起炸死了。

出賣棠寧的,不是別人,是她的親生女兒真真。

女兒死後,真真繼承了棠夫人的野心,成為棠氏家族新的掌門人。

02、

劇情串下來就會發現,故事並不複雜,但為啥很多觀眾看不懂呢?

原因是導演有意為之。

電影最難得的不是講好一個故事,而是講述故事的弦外之音。

《血觀音》的導演為此煞費苦心。

其一,官商勾結本是男人戲。

一提到這個話題我們瞬間能腦補出《黑金》里大佬們開會,梁家輝說的那句「誰贊成誰反對」。

或者是《潛伏》里,吳站長對余則成說的那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這種男人戲,直來直去,看得很過癮。

但《血觀音》不一樣。

它是從太太飯局切入的,像極了張愛玲的小說,隱秘而晦澀。

太太們穿著旗袍,戴著珠寶,在精緻的客廳里,談天,打麻將,聊畫展,侃人生,歲月靜好。

對白看似是茶餘飯後的閑談,卻道盡了政治的黑暗和人性的醜惡,妥妥一部「婦黑學」。

偶爾蹦出的幾個字,如同殺人的刀,讓人不寒而慄。

屋子后的樹林里,男男女女,蠅營狗苟。

觀眾如深陷在慾望的沼澤里,目睹了肉體交合與靈魂出竅,連空氣都是黏膩污穢的。

真真在角落窺探,這裡原本代入的是觀眾視角,到最後真真背叛了初心,鏡頭也背叛了觀眾。

其二,影片的情緒多於敘事。

和《大佛普拉斯》一樣,本片也玩起了戲中戲。

開頭詭異的恐怖評彈,配上三代母女恐怖畫像,加上辛辣諷刺的唱詞,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人間地獄,就展現在觀眾面前。

全片形式感特彆強,特寫閃回伏筆懸念兼具,前後有互文和鏡像表達。

落地的蘋果、糖果、魚頭和子彈頭都有隱喻;

翡翠和絲綢下,是一肚子壞心腸;

濃郁畫面中幀幀藏著劇毒,那句「公主命丫鬟身」更是點題。

如果說《大佛帕拉斯》里講述的,是活在地獄里可愛的人;

那麼《玉觀音》里呈現的,就是活在人間可怕的鬼。

三代母女之間全都帶著鬼氣,影片處處鬼影森森,還翻著地獄的貪念之火。

火影里人心潰爛,全員惡人,無愛無望。

配上說書人的冷眼旁觀,那種詭異粘稠絕望的氣質拉滿了。

其三,影片的重點不在故事,而在人物。

全片全員惡人,堪稱人性的修羅場。

棠夫人,外表有多優雅,內心就有多不堪,輕柔身段里是過硬的手段。

逼女兒為娼,殺死女兒,還為她超度,一條龍服務給家族繁榮打下了堅實基礎。

女兒死後,她逼孫女黑化,成為棠夫人2.0,不僅自己給力,還找到了接班人。

她是最美的蠍,也是最毒的蠱。

大女兒棠寧,三人中生活最糜爛的一個,也是最有人情味的一個。

她活成了母親的棋子,唯一的解脫就是在酒精和情慾里尋找放縱和歡愉。

那是她的毒藥,也是她的解藥。

她最動人的一點是最後的覺醒。

她孤注一擲,要逃離母親,那艘逃難的貨船註定靠不了岸,但她寧可玉石俱焚,也不遠永世為奴。

那句「媽媽愛你」的遺言,成為她最悲愴的吶喊,這是她來過這個世界唯一的證據。

最唏噓是小女兒真真。

從名字來看,她是全片唯一的希望,是腌臢世界里少有的真。

但在尋覓身世之謎的過程中,她把這一切丟掉了。

閨蜜林翩翩,表面和她是朋友,但卻在暗地裡取笑她。

在知道她暗戀男友馬可,依舊當著她的面和馬克親熱,讓真真心猿意馬。

她愛上的馬可,本以為是純愛戰士,直到真真強吻他后,他才說出真相,自己不過是翩翩禁錮的性玩具,真真對愛情徹底幻滅。

積極查案的廖警官,上了媽媽的床,受到威脅不敢繼續查案,真真心中代表正義的拼圖徹底損毀。

閨蜜一家被姥姥使用手段滅門,最後的良知也支離破碎。

真真的黑化,代表最後的純真被損毀。

她對瀕死的翩翩視而不見,她出賣了生母棠寧,最後要和馬克遠走高飛,卻轉身跳車致殘。

玉石俱焚換來的不是涅槃重生,而是徹底黑化。

她成了新一代的女教父,穿上了青花瓷假肢,美麗但容易破碎。

在這個人間地獄里,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友誼里綿里藏針,親情佛口蛇心,愛情包裹著陰謀,讓人不寒而慄。

03、

在人性角力的背後,影片還難得的拍出了史詩感。

某個角度來說,它就是照著《教父》拍的。

開頭盛大的宴會,心狠手辣的將軍夫人,緬甸殘軍,身旁的黨魁,這些元素聚攏在一起,足可以腦補出一部百年歷史。

而三代母女中,一代目攻城拔寨打下根基,二代目因為懦弱成為棄子,三代目從人畜無害變成了手狠心黑,成功上位。

這不就是《教父》的劇情?

三位演員的表演也堪稱精彩。

14歲的文淇展現了驚人的天賦。

很難想象導演是怎麼給她說戲的,但她確實演出了那種集單純和城府於一身的少女形象。

扮演棠寧的吳可熙雖然沒有獲獎,但皮哥很喜歡她的表演。

一方面她演出了那种放盪不羈的欲女形象,幾場大尺度的戲拍得活色生香;

另一方面更演出了內心的掙扎,最後的飛蛾撲火讓人動容。

她是能把欲女和玉女結合到完美的演員。

最難得的還是惠英紅的表演。

相比兩個晚輩,她的表演不著痕迹,優雅大方,一度讓人以為她是最正的角色。

直到最後圖窮匕見,她露出的凶光,才讓人明白誰是真正的女王。

面具之下的陰暗最難演,惠英紅做到了。

這幾年,台灣犯罪片不停發力,推出了好幾部口碑佳作,如《大佛普拉斯》《陽光普照》《周處除三害》等。

這些片都是犯罪爽片,題材吸引人眼球,受眾也更廣。

《血觀音》因為晦澀難懂,相比這幾部片子知名度要差一點,但它背後的隱喻很多,後勁兒更強。

別的片子是拍了一起案件,這部片子是拍了一場夢魘。

希望惠英紅能突破窠臼,別再局限於苦情母親一類角色了,她的表演光芒應該被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