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球崛起:新世界》:進化快一點上班,進化慢一點上桌 Loading...
資訊  2024-06-12

《猩球崛起:新世界》好看嗎?

如好看。

其實我認為它之所以在網上評論較低的最主要原因是主創團隊在勾勒一個「未來的革命」時太過於嚴肅,並意圖將其作為一種擺脫上世紀老電影里的故事線。至少我在看後有這種感受:

凱撒死去的很多年後,當年跟隨他的子民們如今已經儼然成為這個星球上的主導者,至少在靈長類生物中,這些猩猩們會使用工具,會用語言交流,還形成了階級。

2011年《猩球崛起》第一部上映,十三年間很多觀眾看著猩猩們有了思想、有了反抗的意識,還區分開了「鴿派」和「鷹派」。把人類的思想代入到《猩球崛起》系列里,我們可以看到自古以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霸道和「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的嗟嘆。

承認吧,我們看《猩球崛起》時大多數時候情緒是代入的,否則誰會為了一群猩猩的死活感動得熱淚盈眶?

因此這部2024年上映的第四部客觀上還是不錯的,劇情流暢,特效逼真,人類和猩猩之間的愛恨情仇又被埋下了伏筆,為後續的故事提供了許多創作空間。

但是——

如果只是想看到單純的視覺效果或是人類與猩猩之間如前三部那樣對陣廝殺的小夥伴,對第四部《新世界》可能會很失望。因為它「前搖」太長、後勁不足。

如本文開篇所言,它太「嚴肅」,像一部科幻政治片,賽撒(凱文杜蘭 形態模擬扮演)作為凱撒的後代,高舉著「猿族永不為奴」的偉大旗幟成為猩球世界里的唯一正統代表,然後——

它成了「惡龍」。

曾經的解放者如今以「代表猩猩們」為由掌控、蠱惑同類,也許在漫長的歲月中,猩球上的最高者早已忘記或感受不到祖先(凱撒)承受過的壓迫和恥辱,生來作為「皇族」的賽撒未必是個暴君,但它和第三部里那個光頭反派上校有什麼區別呢?

「后凱撒時代」里,站在早已成為上古遺迹的人類建築物上的猩猩們同樣也在思考文明的走向,但他們(這裡已經不能用「它們」來指代了)並非有意識地推進文明的進程。在賽撒的時代,其實並沒有唯一的領袖。主角換作了年輕的「少猿」諾亞(歐文泰格 形態模擬扮演),諾亞這個名字就挺有意思,《聖經》里的諾亞帶著一家人和地上被挑選的生靈進入方舟躲過了上帝施加懲罰的洪水,隨後將文明延續下來。

電影里的諾亞則代表著一種更加理智的、包容的、更具有探索精神的力量,為猩猩和人類未來能否共存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諾亞讓我想起九把刀小說《獵命師傳奇》里的上官,作為吸血鬼的他一直在探索「第三個魚缸」,即人「鬼」共存,共赴文明的可能。

諾亞隱約就有點這個意思。

實際上人類世界的徹底衰落從第二部開始就已經成為事實,凱撒生前領導所有猩猩們開始了聚居,有人認為它在革命,其實不是。我覺得自始至終前三部講的都是猩猩們是如何在未來崩潰的人類世界里抱團取暖的,所謂「革命」只是反抗,自始至終凱撒都沒有取代人類的意圖。

直到第四部,即便如賽撒也同樣沒有那種成為萬物之主的野心,一是人類整體上已經全部拉胯,根本無法構成如第三部里的那種軍事集團從而對猩猩們產生威脅。二是賽撒此時想要做的是「科教興猿」——尋找上古的傳說,以「可取而代之」的探索奠定自己的位置。

這是賽撒和凱撒最大的不同。

縱觀人類歷史上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帝國或者民族,但就東北亞這一片就曾出現過無數「凱撒」和「賽撒」——初而求存,繼而求勝。南匈奴、拓跋鮮卑、東突厥、契丹和建州女真都經歷了先當打手再當老大的流程。

《猩球崛起》也是這麼個過程,第四部里猩猩們騎著馬衝擊散落的人類,這些在平行宇宙里可能吃著漢堡吹著空調的上班族們於這個世界中同樣也是可悲的,但表現形式更直接一些,他們喪失了語言能力,只有單純的生存慾望和繁殖需求,對猩猩們的鄙夷毫不在意也沒有「羞恥」的概念,或者說有,但不多。

對於一個從第一部看下來的觀眾而言,這種銀幕外的感觸更加複雜:

什麼叫倒反天罡啊?有比這個還欺負人的嗎?

這裡就只能再說回賽撒:

作為一個明面上的反派,賽撒站在猩猩的立場上無疑是一位明君。他不僅了解過去的歷史,而且積極學習、不斷發展生產力。建立的王國團結一心,組織能力遠高於其他猩猩部落的王國,作為領導者,賽撒極具個人魅力,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只要有機會,人類一定會「捲土重來」。

因此這個主角是悲劇性的——

《猩球崛起》是人類拍給人類看的電影。

所以賽撒無論如何都不能是偉光正的角色。

和前三部中的「科巴」一樣,有些觀眾至今認為「科巴」所做的才是對的,在生存權面前沒有心慈手軟一說,以至於到了第三部,凱撒在神志不清時恍惚間看到了科巴,而鏡頭也在告訴觀眾,凱撒其實在某一刻後悔了,他終於也變成了「科巴」。

那麼問題來了:

你會面對「科巴」的仇恨嗎?

這不是兩個民族的故事展現,是兩個物種之間的歷史恩怨。

所以我說《猩球崛起》這個系列的基調就是個悲劇,因為創作團隊的出發點從一開始就忽略了主觀意識,「猩猩」和「人」,總要選一個角度和立場來表現。結果到了第四部,按這個路數發展下去,即便不會回歸到上世紀「人類宇航員誤入時空」的老路上,僅實現「第三個魚缸」的預設套路就難免顯得繁瑣又流俗。

無論如何,《猩球崛起:新世界》需要沉下心看,尤其是看完前三部后再看這個建立在此前基礎上的新故事,你可能不會把它當成一類簡單的視覺商業科幻片,它需要你在觀看時思考並不斷推敲——

生命總要經歷,無論人還是猩猩,都在努力進化。

進化得快一點上班,進化得慢一點上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