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毀容險自殺,父親是京圈大佬海岩,當導演終出名 Loading...
資訊  2024-06-09

2024年轉眼過半,過去幾個月里湧現出的熱劇著實不少。

《慶余年2》《狐妖小紅娘》《新生》原本都有望成為上半年的「爆款NO.1」。

然而任誰也沒想到,剛進入六月份,一部新劇便如同黑馬般殺出重圍。

上映第二天就取得了播放量破億的好成績,瞬間登頂各大網站的劇集熱度榜單。

這部劇,就是由侶皓吉吉執導的《墨雨雲間》。

愛看網劇的觀眾,應該對侶皓吉吉這個辨識度十足的名字並不陌生。

七年前那部同樣火出圈的《太子妃升職記》也是出自他手。

拋開網劇導演的身份,侶皓吉吉的身上還藏著不少鮮為人知的故事。

他出身顯赫,是京圈大佬海岩的兒子。

他年輕時相貌俊俏,也曾是活躍熒幕的「小鮮肉」演員。

可23歲那年一場飛來橫禍卻讓他容貌盡毀,幾乎走入絕望深淵……

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看看,這位風頭正勁的才子導演,到底是如何實現「浴火重生」的?

出身顯赫的「枷鎖」

屈指算來,所謂的「京圈」已經影響內娛格局將近半個世紀了。

馮小剛、陳凱歌、鄭曉龍、趙寶剛這一批大導演。

還有海岩、王朔、徐靜蕾這一群大才子、才女都是出身於「京圈」的人物。

這些大佬在內娛的影響力之強悍,絕對能達到「捧誰誰火」的程度。

然而讓許多人難以置信的是。

作為海岩的親生骨肉,侶皓吉吉年少時非但沒從父親「京圈大佬」的光環里得到好處。

反而還如同被困在一道「枷鎖」中,難以找到自救的方向。

雖說海岩的作品大都被改編成了風靡一時的影視劇。

比如《玉觀音》《永不瞑目》《五星大飯店》……

但是作為一個靠筆杆子吃飯的文人。

海岩其實並不贊成、甚至非常厭惡自己的兒子往演藝圈發展。

侶皓吉吉少年時曾經去參加芭蕾舞學校的招生考試,想要成為一名舞者。

海岩雖然不贊成,但卻故意表現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等到有人來問,他才張開尊口吐出一句:「沒事,反正他肯定考不上」。

這種「掃興式教育」其實在親子關係中特別常見。

要是換了一般家庭還好,孩子最多也就被潑幾盆冷水。

但是碰上了海岩這種「神通廣大」的父親,侶皓吉吉可就常常有苦說不出。

比如侶皓吉吉剛開始轉型當演員的時候,海岩就「通告」圈內各位導演:

千萬不要找侶皓吉吉拍戲,一副「號令天下、莫敢不從」的姿態。

眼看著別的「京圈二代」都有享用不盡的資源,侶皓吉吉卻因為父親「一言堂」幾乎斷了戲路。

真不知道他當時該有多絕望和無奈。

有了父親的「背後發力」。

侶皓吉吉入圈之後熬了大概一年才好不容易等來了一部敢讓他演的《重案六組》。

然而這部劇剛上映,海岩就迫不及待跟他說:「這戲毀你手上了!演得太假。」

不過海岩之所以如此熱衷於打擊兒子,倒不是因為父子倆真有什麼芥蒂。

恰恰相反,他是太希望兒子能夠開開心心的過一輩子。

在一次採訪里,海岩吐露心聲,他覺得在娛樂圈工作太容易學壞了。

而且過度商業化的風氣,導致圈裡唯利是圖,他擔心侶皓吉吉會陷進去、會受傷害。

事實證明,一輩子見慣風浪的海岩這份擔心並不是多餘的。

當演員之後僅僅一年,侶皓吉吉就遇上了一場險些讓他萬劫不復的「災難」。

浴火之後的新生

時間來到2003年,那時候的侶皓吉吉雖然在影視圈絕對算不上什麼腕兒。

但好歹也演過兩三部劇,算是正式出道了。

恰巧在那幾年,國內男演員流行起了一種「自黑」的風氣。

不少原本細皮嫩肉、唇紅齒白的「小鮮肉」,都為了拓寬戲路,特意把自己的皮膚晒黑。

比如大家熟悉的古天樂,從「白古」到「黑古」的轉變也是在2000年前後。

不知道是受這種潮流的影響,還是有誰給侶皓吉吉出了什麼「餿主意」。

還沒真正演出名堂的他,就迫不及待的做起了「美黑」。

然而這一下就出了大問題,他非但沒能得到自己夢寐以求的古銅色肌膚。

反而臉部被嚴重燙傷,留下了坑坑點點的疤痕。

對於一個事業剛起步的年輕演員來說,還有什麼比這樣的飛來橫禍更鬧心呢?

然而,更大的災難還在後面。

「病急亂投醫」的侶皓吉吉去整形醫院,找到了一位「劉醫生」來治療。

對方信誓旦旦的告訴他,能夠妙手回春。

結果幾針下去,侶皓吉吉的臉部非但沒有恢復光潔,反而變得腫脹起來,好似一個可怖的怪物。

從受傷,到毀容,不過短短几天時間,侶皓吉吉的演藝生涯幾乎是徹底完了。

人生的急轉直下讓侶皓吉吉幾乎絕望,險些走上了輕生的不歸路。

好在海岩在這時候扛起了做父親的責任,他沒有責怪少不更事、招災惹禍的兒子。

而是給他介紹了趙寶剛導演這位名師,讓他學著當導演。

正所謂「禍兮福之所倚」,沒想到在導演這一行,侶皓吉吉還真有點天賦。

2015年的時候,低成本、快節奏的網劇方興未艾。

眼光毒辣的侶皓吉吉僅僅投入百萬元,挑選融合古風、穿越這些當時最流行元素的劇本。

拍出了點擊量二十多億的《太子妃升職記》 。

最近幾年,女頻重生復仇爽文成為了新的熱點。

侶皓吉吉便又跟於正合作拍攝了最近勢頭大熱的《墨雨雲間》。

其實,從身陷絕境的毀容男演員,到驚艷觀眾的網劇大導演。

侶皓吉吉的經歷又何嘗不是一部「重生爽文」呢?

良莠不齊的「京圈二代」

有網友說,沒有必要過於誇大和吹噓侶皓吉吉的成績。

畢竟他已經到了不惑之年,但滿打滿算也就導出過兩部走紅的作品。

而且有海岩這樣的父親,他的起點本身就比常人要高。

這話倒也不能算錯,但是高起點並不意味著一定能混出名堂。

尤其是在這所謂的「京圈」裡面,給家裡丟臉的星二代們大有人在。

像是曾經被稱為「京圈太子爺」的張默。

他的老父親張國立可以說是用心良苦,早早就開始為兒子進軍演藝圈鋪路。

早在張默只有15歲的時候,就能夠在《康熙微服私訪記》這種家喻戶曉的熱播劇里演一個有出鏡、有台詞的角色,與自己的爸媽同台對戲。

後來張國立演《我這一輩子》《龍飛龍鳳飛鳳》也都要帶上張默。

等到張國立轉型導演,第一件事又是讓張默在自己出品的《濟公新傳》里當一把男一號。

相比演個戲要被自己老爸「冷嘲熱諷」的侶皓吉吉,同為「京圈二代」的張默要幸福到骨子裡了。

然而,或許也正是這種近乎溺愛的關懷,讓張默恃寵而驕,做起事情來格外自我。

他還在讀書的時候,就因為毆打女友而遭到處分不得不退學。

進入社會後沾上的壞毛病就更多了。

公然開著沒有掛牌的豪車四處招搖,最後更是走上了吸毒的不歸路。

甚至還得靠頭髮花白的張國立站出來收拾殘局,對著公眾公開道歉,想來也是心酸。

還有另一位「京圈大佬」陳凱歌,也是風光了一輩子。

但到了晚年卻因為兒子的鬧心事頻頻被推上風口浪尖。

先是在2018年的時候,陳飛宇出席風雲盛典。

上台發表感言的時候他本來想表達希望自己將來有所成就。

讓所有人提到陳凱歌的時候,能說一句他是「陳飛宇的父親」。

可是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真的腦袋空空。

他竟然把這麼簡單的意思說成了「(陳凱歌),我是你爸」,當場鬧了個大笑話。

眾星雲集的觀眾台一下子笑翻了,不知道陳大導演這下面子往哪擱。

要光是偶爾犯蠢也就算了。

行事不謹的他又在前兩年被曝光出跟粉絲站姐的大尺度親密照,差點當場「涼涼」。

難怪有網友說陳飛宇出道才四五年,就差點把老爹一輩子的體面都撕碎了。

相比於這些作品平庸,口碑也一言難盡的「京圈二代」。

再看看幾乎一直靠自己打拚,經歷毀容這種重大變故猶能捲土重來、浴火重生的侶皓吉吉。

還能說後者不夠優秀嗎?

結語

海岩曾經對侶皓吉吉說:「你喜歡攝影、設計,幹什麼都可以,但不要去混這娛樂圈。」

這句話曾經被外界詬病太有「掌控欲」,但從事後來看裡面含著的卻是海岩一輩子的寶貴經驗以及滿滿的父愛。

如果侶皓吉吉當年聽從父親的勸告,沒有執意進入娛樂圈。

他大概率不會陷入後來的「毀容陰影」里,也能夠少受許多挫敗和傷害。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這樣的話,今天這位才華橫溢的網劇導演也會同樣不復存在了。

雖然過程並不完美,但侶皓吉吉畢竟在努力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而且做得越來越好,越來越有收穫,相信海岩一定也會為此感到欣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