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女遭矽谷工程師丈夫勒死拋屍山谷 監控曝光 加载评论...
資訊  紅星新聞/最英國  2024-02-05 05:52
據最新消息,美國加州聖克拉拉縣法院將在2月7日審理華裔女子於盈盈(音譯)遭丈夫勒死拋屍一案。據紅星新聞此前報道,當地時間1月16日,美國舊金山灣區警方稱,56歲的約翰·馬克西·耶格爾因涉嫌謀殺40歲的妻子於盈盈而被捕


▲耶格爾家附近

檢察官提交的一份警方報告顯示,一位鄰居家的監控攝像頭記錄下了於盈盈生命的最後時刻,她曾試圖逃離,卻被丈夫強行帶回家中殺害。

生前最後一次露面:曾跑出家門呼救

據報道,根據洛斯加托斯蒙特塞利諾警方的證詞,他們從耶格爾的鄰居家獲得了一段案發當天的監控錄像。

錄像內容顯示,2023年12月31日晚上9點35左右,於盈盈跑出家門並大聲呼喊「救命、救命」,丈夫耶格爾則在後面緊追不捨,兩人隨後從監控畫面中消失。等再次出現時,於盈盈正試圖朝另一個方向走去,並轉身從耶格爾身邊走開,耶格爾隨即抓住她的手臂和肩膀,強行拽著她朝家門走去。

警方文件中提到,當時,「受害人於某尖叫道:『把我帶回去,好把我打死?』」調查人員稱,耶格爾多次試圖把於盈盈困在他的身體和一輛停著的汽車之間,兩人最終進了家門。這是於盈盈生前最後一次露面。

事發一周后,2024年1月8日,於盈盈的同事首次報案稱其失蹤了。根據最新披露的警方報告內容,這位憂心忡忡的同事曾在報案前與耶格爾交談過,並對其試圖解釋妻子突然缺席的「不尋常」理由感到懷疑。

警方文件中寫道:「一名女子打電話報警稱,她的同事、受害者於盈盈在新年後沒有來上班,好幾天都沒有和工作單位或同事聯繫,她的丈夫對其缺席給出了一個不同尋常的解釋。」警方在展開調查后也對耶格爾產生了懷疑,因為他「提供的信息與警方獲得的信息不一致」。

1月11日,耶格爾因涉及對於盈盈的一起家庭暴力事件被警方逮捕,並被關進聖克拉拉縣監獄。隨後,這段監控視頻為警方提供了關鍵的證據,這起失蹤人口案由此變成了謀殺案。

1月13日,聖克魯斯山附近的居民告訴調查人員,耶格爾曾在新年前夜至1月8日期間的某個時候開車進入了一個偏遠的樹林地區。調查人員在進行搜索后發現了人類遺骸,屬於受害者於盈盈。



▲聖克魯斯山

隨後,耶格爾在審訊中承認用繩子勒死了妻子,將其屍體拋棄在偏遠山區。1月16日,耶格爾首次出現在法庭聽證會上,被控犯有一項謀殺罪和一項非法拘禁重罪。同時,法官批准了一項保護令,禁止耶格爾接觸孩子以及他的前妻。

根據聖克拉拉縣法院的記錄,耶格爾將在2月7日首次出庭接受審判。目前,他仍被關押在監獄,不得保釋。

案發時,兩人已申請離婚三年多

據報道,耶格爾曾在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就讀計算機專業,此後一直從事軟體工作,正在矽谷一家科技公司任高級軟體工程師,擁有兩套房產。

案發之際,於盈盈和耶格爾正在離婚訴訟程序中。根據法庭記錄顯示,兩人於2020年5月15日結婚,但這段關係很快就破裂了。僅三個月後,這對夫妻就已分居,並提出離婚。

2020年8月31日,兩人的離婚申請進入法庭記錄。於盈盈稱,離婚是因雙方有「無法調和的分歧」,但並未提到是否涉及家庭暴力。然而,直到於盈盈被殺害,這對夫妻仍處於合法婚姻狀態,這一離婚訴訟案件顯示的狀態仍為「審理中」。

報道稱,法庭記錄顯示,耶格爾此前還有兩段婚姻,兩任太太似乎都是華裔。1997年,耶格爾曾與一名叫陸君(Jun Lu,音譯)的女子離婚。他當時住在庫比蒂諾,最終獲得了一套位於歐文的公寓。

2017年,一名叫張孫怡(Sunyi Chang,音譯)的女子與耶格爾遞交離婚申請。據悉,兩人結婚9年,並育有兩個孩子。2017年2月3日,張孫怡申請離婚,雙方同意共同監護兩人的孩子。

張孫怡在離婚文件中提到兩人有「無法調和的分歧」,但未提到家暴。在耶格爾被指控謀殺於盈盈的當天,張孫怡提出了保護申請。法官裁定,耶格爾必須和前妻保持300碼的距離;除非通過律師,否則不能在任何情況下和她有任何接觸。

相關報道:又一起華人殺妻案細節曝光:她被勒死拋屍深山,曾向鄰居大喊「救命」

2024開年,矽谷接連發生多起家暴血案,華人殺妻案更是震驚了北美華人圈。

就在大家的關注都放在「清華學霸夫婦案」上的同時,另一起同時間的華人殺妻案細節也在昨天曝光!

這起涉及華人的殺妻案發生在除夕夜,被殺的一樣是華人妻子——40歲華人女子余瑩瑩(Yingying 「Dawn」 Yu, 音譯),痛下殺手還是枕邊人。

由於兩名女受害者都姓「Yu」,案件又都發生在矽谷,且時間大概都在新年左右,所以一開始不少美國當地媒體甚至將兩名受害者搞混。



在余瑩瑩的案件中,已經證實她被56歲的丈夫耶格爾(John Maxey Yeager)家暴勒死後並拋屍……

余瑩瑩最後一次出現在眾人視線中,就是除夕夜那晚,她與丈夫爭吵的畫面被鄰居的監控全拍了下來,一句句「救命」令人心酸,最後成為警方搜證的線索。

1月8日,余盈盈同事報案,說從新年夜開始就聯繫不上人,放完假也不見她回來上班,因為擔心就報了人口失蹤。

1月13日,美國警方在聖克魯斯山脈發現一具華裔女性的屍體,引發當地居民的恐慌。1月16日,加州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證實這具屍體就是余盈盈。

期間,警方立案之後四處找人調查,最先找到的就是余盈盈的丈夫——56歲的耶格爾。



本來,警方沒懷疑到他身上,就是想核對手裡的證據,卻沒想到這人的口徑有些奇怪,於是開始尋著這個線索展開調查。

這一查發現余盈盈曾經在2023年12月31日,也就是跨年夜當天報過警,這起案件被列為「家庭暴力」。

這個記錄一出來,余盈盈丈夫的嫌疑就更大了。警方調查人員猜測,余盈盈就是在那一晚被丈夫殺害,然後殘忍棄屍在深山中。



余盈盈和耶格爾生活在距離灣區不遠處的Hershner Court社區,與矽谷經濟緊密相連,屬於富裕社區。

這天晚上,余盈盈似乎意識到自己很有可能在當晚被殺害,曾大聲呼救:「救命!救命!」



周圍監控攝像頭拍到這一幕:余盈盈曾向一個鄰居家絕望地呼喊,而耶格爾正在後面追趕她。

監控錄像顯示,當天晚上9點35分左右,余盈盈突然一邊嘴裡大喊大叫著、一邊跑出了家門。驚慌逃跑的余盈盈身後,跟的就是丈夫耶格爾。

從監控畫面可以看到,耶格爾在後面追趕著余盈盈,然後兩人一度離開了監視器的視野。



不久之後,余盈盈貌似是被抓回來了,重新回到了監控範圍內。

只見余盈盈肢體間明顯是想遠離耶格爾,但被抓住了肩膀,不能輕易掙脫。接下來,耶格爾就強行將余盈盈帶回家。

著整個過程中,余盈盈不斷大聲質問:「帶我回去,這樣你就可以把我打死了是吧?」

據目擊者稱,余盈盈本來來還想離開,走向停在旁邊的車,結果被耶格爾用身體擋住了,隨後兩人才又回到家裡。

經進一步調查,警方發現耶格爾早些時候去過聖克魯茲山脈的一個偏遠地區,懷疑余盈盈被拋屍了,於是在這片區域搜索。

果不其然,在山上找到了一具屍體,並送到法醫處進行屍檢。



兩天後,耶格爾在接受訊問時承認,自己「在12月31日用繩子勒死了妻子,然後將她的屍體丟棄在聖克魯斯山脈」。1月14日,警方找到了她的遺骸,這距離她被殺已經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

案發當時,余盈盈和耶格爾正在離婚階段,法院正在處理這樁離婚訴訟案。余盈盈是耶格爾的第三任妻子,從前兩任妻子的姓氏來看,也都是華人。

第一個前妻名叫Jun Lu,是在1997年與耶格爾離婚的;第二任妻子Sunyi Chang是在2017年離婚的,這段婚姻持續了9年,育有2個孩子。



令人唏噓的是,余盈盈和耶格爾兩人的這段婚姻,才維持不到3個月。

兩人是在2020年5月15日結的婚,同年8月27日,余盈盈就簽了離婚協議,要求結束這段婚姻,然後搬到了隔壁的城市居住。

文件上寫的離婚理由是:「不可調和的分歧」,至於是什麼分歧,沒有細說。

余盈盈和耶格爾沒有孩子,耶格爾和前妻共同享有兩個兒子的監護權。

22020年夏天提的離婚,但到了2021年3月10日,雙方都還沒有達成和解協議。法院跟進了余盈盈這邊,確保她最終完成財產分割。



這個離婚案就這麼被卡住了,余盈盈最後收到法院的跟進通知內容如下——

「法院將繼續對案件進行18個月的審查,如果沒有最終判決,法院將向您發出通知。18個月後,法院將停止向您發送通知。如案件沒有最終判決,可能會被駁回。」

直到余盈盈死的這一天,法院記錄仍然停留在「處理中」。

根據法庭文件顯示,耶格爾的第二任妻子也是提出離婚的乙方,當時的原因也是「不可調和的分歧」,但沒有提及虐待行為。

耶格爾月入1.1萬美金,前妻分走了一輛車和46萬。兩人離了都有6、7年了,如今耶格爾殺害現任妻子的消息被爆出來之後,前妻立即就申請了保護令。

法官命令耶格爾必須與前妻保持約300米的距離,且不得與其有任何接觸。除此之外,當地縣家庭和兒童服務部已接到通知,確保這對夫婦的孩子安全。

耶格爾在法庭上表示:「是的,我理解。」

現在,這起案件正在審判階段,耶格爾被指控犯有一級謀殺罪、非法監禁重罪、六項加重情節指控和使用致命武器的加重情節指控,目前被關押在北區監獄,不允許保釋!

另一邊,「清華學霸殺妻案」中的丈夫陳立人再一次缺席聽證會,第5次聽證會日期定在了年前,2月5日。



一次次推遲出席聽證會,也讓不少人開始懷疑,他是受了多大的傷?

根據警方目前給出的信息,陳立人受的傷應該是皮外傷,手錶腫脹發紫,很有可能就是一拳一拳把於軒逸打死的時候造成的,隨後送醫了。



因為這點傷一直缺席聽證會,讓不少人開始擔心了,畢竟陳家這邊請的可是當地有名的頂尖律師,嫌犯本人又在躲庭審,是不是想往精神不正常那方面「狡辯」?

陳家請的韋斯利·J·施羅德(Wesley J. Schroeder)據稱是全縣最好的辯護律師,擁有超過40年的庭審經驗,在美國業內知名度很高,甚至還在2015年被美國律師協會認定為百強律師。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施羅德處理過上萬案件,其中就包括數十件謀殺案和30多起家暴案,可以說是強項了。

如果他真要往「陳立人患有嚴重精神疾病、沒有承擔法律責任的能力」這條路子走,為其申請保釋或者無罪釋放,估計就會抓住「陳立人在被抓之前目光獃滯而茫然,一動不動地跪在地上」這一細節。

當然了,案件最終走向如何,也還得等陳立人真的站上法庭才知道,這些目前都還是猜測。

兩位華人妻子,一個在家被活活打死、一個被勒死扔進山裡,下手的都是丈夫,只能說實在是太唏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