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老人的總統選舉或被美國最著名34歲女性撼動 加载评论...
資訊  天下事  2024-02-01 21:34
美國《國會山報》1月31日發表評論《泰勒·斯威夫特的政治化》,文章指出如果泰勒·斯威夫特可能會在2024年的總統大選中扮演重要角色。由於她有超高的人氣,如果她為拜登背書,將極大提高年輕選民參與的熱情。



鳳凰網「天下事」全文編譯如下:

一場在兩位老人之間展開的總統競選,可能會被美國最著名的34歲女性撼動。

泰勒·斯威夫特可能會在2024年的總統大選中扮演重要角色。這源於她超高的人氣和她在政治問題上的表達欲。

《紐約時報》周一報道稱,拜登的競選團隊正在積極尋求斯威夫特的支持。她的支持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人們對81歲的拜登的熱情,尤其是在年輕選民中。

與此同時,斯威夫特被認為是社會自由主義者。她批評過前總統特朗普,也對性別問題的雙標直言不諱。更不用說她在文化領域幾乎是無處不在的。這些因素綜合起來使保守派的惱怒情緒不斷升溫。

現在,保守派的怒火助長了那些與現實大相徑庭的陰謀論。

超級碗來臨之際,斯威夫特與堪薩斯城酋長隊邊鋒凱爾斯的戀情讓右翼分子的情緒達到了新高度。



前總統候選人維韋克·拉馬斯瓦米暗示「超級碗」被操縱了:這樣做就會讓斯威夫特獲得更多關注,以便最終為拜登贏得支持。

「我想知道下個月誰會贏得超級碗。」拉馬斯瓦米周一在社交媒體上寫道,「我也想知道在今年秋天,一對『人工文化』情侶是否會為大選背書。」

沒有證據表明「超級碗」是被操縱的。正如沒有證據表明,斯威夫特需要獲得比現在更高的聲望——她的時代巡迴演唱會是歷史上第一個總票房超過10億美元的演唱會。

「保守派曾經談論過『特朗普錯亂綜合征』,現在我認為我們得了『泰勒錯亂綜合征』。」《綜藝》雜誌資深音樂作家兼首席樂評人克里斯·威爾曼說。

「這是真的。人們認為她正在同時摧毀美國職業橄欖球聯盟和美國政府——這是一項相當了不起的成就。」威爾曼乾巴巴地補充道。

近日,右翼反斯威夫特情緒的狂熱程度已經不言而喻了。

極限新聞主持人格雷格·凱利抱怨斯威夫特的粉絲對她的「偶像崇拜」,並補充說:「如果你查查《聖經》就會知道,這是一種罪。」

《同一個美國新聞》主持人艾莉森·斯坦伯格認為斯威夫特「被(喬治)索羅斯所擁有」。由於支持自由主義事業,索羅斯長期受到右翼仇恨。

福克斯新聞的珍妮·皮羅周一在「第五人」節目中呼籲斯威夫特不要 「捲入政治」,因為這會「疏遠你的歌迷」。

不過,沒有太多證據表明斯威夫特會聽從這樣的建議。

她第一次引人注目地干預政治是在2018年。當時她支持民主党參議員候選人菲爾·布雷德森競選參議員。他最終被瑪莎·布萊克本(田納西州共和黨人)擊敗。

在一段事前拍攝的視頻中,斯威夫特情緒很激動。她在與父親爭論為什麼自己必須站出來說話。

斯威夫特說:「我需要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如果(布雷德森)沒有獲勝,那至少我努力過了。」

斯威夫特列舉了布萊克本的具體記錄(她投票反對婦女同工同酬),並認為這位參議員持有仇視同性戀的立場。她說:「這是基本人權,是大是大非問題。」



斯威夫特的政治影響力部分源於她的超高人氣。但是她的主流形象也讓那些不喜歡她觀點的人更難否定或是排擠她。

「自從她成名以來,她就被描繪成『美國甜心'或鄰家女孩。」萊斯大學大三學生凱瑟琳·簡說。她在萊斯大學教授一門名為「美國小姐:泰勒·斯威夫特的演變與歌詞」的課程。

簡認為,右翼對斯威夫特的批評之所以如此激烈,可能是因為「她打破了傳統,尤其是她願意就政治問題發表意見」。

除了明確的黨派問題發言,斯威夫特作為女性SOLO藝人所取得的成功也具有最廣泛意義的政治性。

早在2016年初,斯威夫特在憑藉《1989》獲得格萊美年度最佳專輯獎時,就曾對「所有年輕女性」說:「一路上總會有人試圖削弱你的成功,或者奪走你的成就或名聲。」

但「你會知道你是你自己」,她說。

在特朗普入主白宮的那幾年,斯威夫特在白宮內顯然並不受歡迎。

特朗普政府的一位前成員奧利維亞·特洛伊後來說,一位同事問她在辦公室里放斯威夫特的音樂是不是「想被炒魷魚」。特洛伊感到不解而這位同事說「我不認為她是特朗普的粉絲」。

一些觀察家認為,如果斯威夫特真的參與今年的選舉,她對女性選民的影響可能會特別大。

「在這個新的后多布斯案時代,像泰勒·斯威夫特這樣的人有可能圍繞婦女生育權問題激勵一群在政治上缺乏參與感的女性。」內華達州立大學歷史教授希爾莉·布勞特巴爾這樣說,「她的宣傳可能會說服她們作為選民更多地參與進來,並可能產生足以左右選舉結果的影響。這對她年輕和年長粉絲來說都是一個重要因素。」

《我願與世界抗爭:老式音樂、山地音樂和鄉村音樂的政治史》一書的作者彼得·拉·查佩爾認為,斯威夫特的政治意義部分在於她能夠提高那些並不關注政治的人們對這個問題的認識。

去年9月,斯威夫特在Instagram上呼籲她的粉絲們登記投票。從政治角度來說,這是對斯威夫特號召力最具體的衡量。

她引導粉絲訪問的無黨派網站Vote.org上,18歲的註冊人數是上一個「全國選民登記日」的兩倍多。

斯威夫特並沒有透露她是否真的會為今年的總統大選背書。

鑒於她在弗洛伊德謀殺案后在推特上指責特朗普「煽動白人至上主義的火焰」,並承諾「我們將在11月把你淘汰出局」,如果她參與大選的話,她會支持誰並沒有太大的懸念。

與其他大多數名人不同的是,她可以真正有所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