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戴珊新推激凸bra 對女權來說是個地獄笑話?(組圖) 加载评论...
資訊  BIE別的  2023-12-07 20:16





卡戴珊就是有這麼一種能力,她能讓每一個對女性主義有所關注的女孩,在看到她新推出的凸點胸罩——NIPPLE PUSH-UP BRA后,都會陷入失語和迷惑。

它既是個鋼圈胸罩,又會讓你狠狠激凸。

如果說激凸象徵著某種層面的身體自由,可那激凸又是人造的,並不能讓人享受到身體自由的真正含義:那種拋卻束縛后的舒適和輕盈;如果說它用一種大膽甚至冒犯的方式展現了女性的性感宣言,那假乳頭下面的鋼圈又像是舊時代禁錮的還魂,穿上它能冒犯的依舊只是自己的身體。

和我一樣的女性主義者迷惑了,只講實用與否的消費者也驚了——「要麼,我買胸罩是為了避免激凸,不讓自己受到惡意凝視和蕩婦羞辱;要麼,我激凸是因為我不在意激凸,純粹為了舒服,所以,我戴一個自帶激凸的鋼圈bra,到底圖個啥呢?」

廣告下的高贊評論:我每次購買胸罩都是為了避免激凸即便這隻bra彷彿所有悖論的合體,但卡戴珊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堅定又自信。她甚至還為此拍了一支比產品本身更讓人云里霧裡的廣告宣傳片,發表了如下迷惑發言:「全球變暖愈演愈烈,海平面逐年上升,冰川正在融化,我不是個科學家,但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用他們的專業技能做點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向大家介紹這款激凸胸罩(ULTIMATE NIPPLE BRA)——無論氣溫如何升高,你永遠看上去很冷。」

「跟冰川不一樣,你的乳頭不會消失。」



語焉不詳就是她的目的,廣告里幾乎每句話都能引發爭議,但視頻刻意營造的復古諷刺風格,讓所有嚴肅的批評都找不到可落腳的地方,她毫無邏輯的解構方式,讓試圖認真討論的人顯得像沒有幽默感的小丑。

即便產品的排期沒趕上愚人節,在萬聖節后推出這款終極乳頭內衣,也能讓它看上去像一場針對六十年代女權主義冤魂的大型cosplay。有外媒用cheeky一詞,精準形容了她那種故作輕浮又不失調皮的大言不慚。

究竟女性為何必須要穿胸罩?百度這一問題,它會告訴你:胸罩可以保護乳房,達到聚攏效果,矯正胸型,起到美化的作用,還能提升氣質。

背後的原因令人暖心但事實上,胸罩的更迭與其說是與人體工學同步,不如說更和時代審美休戚相關:民國時期流行少女酥胸,所以最開始引入中國的胸衣與束胸的功能近似。隨著審美逐漸「西化」,聚攏胸衣走上了光明大道。這幾年,隨著女性消費力的崛起,無鋼圈內衣也迎來了它的春天。它們的賣點是,能帶來如同沒穿的舒適感——可用腳趾頭想想也能知道,真正的舒適是真的不穿。曾經,大家約定俗成地說,若是不穿胸罩,胸會外擴,可當審美髮展出更細分的偏好,甚至出現了專門的外擴胸罩。

甚至,對於胸罩是否真的能保護胸部,至今也沒有定論。最廣為流傳的說法是:乳房懸韌帶非常脆弱,如果沒有胸罩的承托,會隨年齡增長和日常晃動被不可逆轉地拉長。

但也有科學家曾經做過長達15年的跟蹤測試【1】,結果是每天不穿胸罩的女性相比每天堅持佩戴的女性乳房更加堅挺。原因是乳房懸韌帶會在對抗地心引力的鍛煉中,變得更加強韌。女性私底下能聽到最多的說法,並非不穿胸罩不健康,而是不好看,胸罩興許有保護的作用,但女人之所以無法脫下它,大概還是因為乳房被定義成了性器官。因為激凸能讓男人聯想到性,女人便要罩著兩個點,這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

所以,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不穿胸罩的權利一直是女權主義者們的重要議題之一。在亞洲,離我們最近的,是2019年韓國社交媒體的無胸罩#NoBra女性運動。它在韓國女明星崔雪莉在Instagram賬戶上發布了一張不穿胸罩的照片后爆發。即便相比西方滯后了將近六十年,女人們都形成了有大抵相同的共識——鋼圈象徵著束縛,勇敢選擇激凸,是一種捍衛自身權益的表達。

但在卡戴珊推出了這款激凸內衣后,當一位激凸的女性在城市街頭行走,女性看了恐怕會不禁陷入思考:她究竟是在反對胸罩,還是已經穿上了胸罩?畢竟拋開概念,它甚至沒有解放乳頭,而是用一個假乳頭把真乳頭藏了起來。它的唯一功能,還是讓你看起來更性感,只是這種性感,被卡戴珊蒙上了一層先鋒濾鏡。

其實,激凸胸罩並不是她的原創。維多利亞的秘密早在約十五年前,就推出過一款Bombshell Bra。他們沒有拉來環境保護、冰川融化的大旗,也沒有在「身體自由」的品牌文化下讓大家支持購買。它只是簡簡單單推出一款能讓你變得更性感的商品,現在看來,反而給人一種率直的可愛感。



已經成為了物以稀為貴的中古品曾經一年一度的維密大秀,被嚴格篩選出的完美模特們不斷鞏固著人們對「美」的刻板標準。只不過到了現在,女性意識逐漸崛起,維秘那不顧舒適度只考慮外觀的產品設計不再受到垂青,甚至被看作是資本裹挾女性審美的代表品牌。

在市場份額大幅減少后,維秘也嘗試過用大碼模特拍攝宣傳廣告、讓傑出女性走維密秀等舉措,來向市場宣布他們轉變品牌核心理念和關照女性的決心。這沒有起到多大的成效。它既不能讓反對它的消費者走入店內,也讓原本那批「愛美」的忠實粉絲開始迷惑。輔以二零一九年爆發的性騷擾醜聞,它迎來的只剩大批關店的結局。資本家的嗅覺向來敏銳。如果女性開始反對身材焦慮和畸形審美,還學會了用消費投票,那麼只要把她們想要的通通給到就可以了。

卡戴珊創造的品牌SKIMS就是在維密衰落後崛起的那顆新星。它由女性創立,顏色和尺碼幾乎覆蓋了所有人的膚色和體型,並用「包容、自信、悅己」的時髦品牌主張武裝自己。

然後,它的超緊身連衣裙席捲了社交網路。更「自信」的設計被定義為更舒適、更緊、更性感。它就像一個超高清鏡頭,能把「完美」最大化,也會將「瑕疵」盡數露出。

大部分膽敢穿上它的人,依然是那幫身材最好的人。對認為自己沒有那麼「完美」的女性而言,它帶來的身材焦慮,不比維多利亞的秘密少。

幾乎每一個身材已經很好的女孩穿上SKIMS,都免不了被說還不夠「完美」順著同樣的邏輯,SKIMS的激凸胸罩也可能讓本不穿胸罩出門的女孩們開始凝視自己的乳頭。

而本來,這一私密的身體特徵鮮少被既有的審美標準公開評判過。在談及激凸胸罩時,評論家Emma Louise Rixhon曾如此描述乳頭對她的意義:「乳頭給人帶來的樂趣來源是因為它們是你的……它們會隨著溫度、觸碰、心情時刻變化……自然的激凸不僅意味著觀者的興奮,還意味著被觀看者的興奮,而凸點bra的假激凸恰恰剝奪了它試圖塑造的那種樂趣。」

卡戴珊以「大她者」形態橫空出世,先是宣告自己心誠如金,以主動性姿態重塑了一種大女人的性感標準,但這種標準可能比陳腐的那種更加苛刻和無孔不入,就連完美的乳頭長什麼樣,也被她給定義了。身體自由固然是進步,但卡戴珊在推崇它的同時也暗示了她的消費者,身體自由也需要統一制式。不存在於審美範疇的私人生理反應,此刻也被消費主義收編。

當然,即便Instagarm已經因為激凸胸罩吵翻了天,它在國內社交網路上卻沒有激起什麼輿論的水花——哪怕只是作為卡戴珊的笑料出現。原因很簡單,為了通過審查,試圖對此討論的帖子只好給激凸的乳頭打碼。但最核心的矛盾點消失后,它看上去平平無奇,不會讓人激起任何評論的慾望。

打碼的馬賽克和裸色上衣融合得渾然天成,自然很難看懂其實,我在看到卡戴珊這一激凸胸罩廣告時,產生的第一種情緒,是羨慕。我與朋友們在外吃飯時,有時會帶著包去趟洗手間,再回來后,我的胸前便打開了車頭燈。

那不是什麼故意讓自己變得性感的勾人伎倆,只是我不小心吃多了,這時,胸罩里的鋼圈會勒得人胃疼,但由於害怕激凸,我出門時又必須得穿上胸罩。在此之前,我一直很討厭自己的乳頭,因為它太明顯了,作為不甚有勇氣的女性,我難以避免地在從小到大的教育中被規訓出了大乳頭羞恥症。

卡戴珊的激凸胸罩,多少有點鼓勵到了我。但回頭一想,對於不覺得乳頭有何羞恥之處的女性而言,激凸胸罩卻給她們平白無故地加上了一層鋼圈。在在束縛變得更隱形的同時,還割裂了凸點與身體自由之間的聯繫。換句話說,處於不同階級、不同語境下的女性,無法被任何一種具象的產品天涯共此時地鼓勵。

已然有被誤會的受害者出現去年春節,我回家見了母親,她讓我陪她逛街,找一件前扣式的胸罩,因為她的手已經很難向後抬起來將胸罩扣上了。我們找了一下午,她試穿的每一款前扣式胸罩都有鋼圈,讓她感到極度不舒適。

店員解釋道,這是因為前扣式胸罩是為了讓你在穿露背的裙子時不露出胸罩帶子,它本就是為了美觀而存在的。我無法說服母親試圖放棄胸罩,在她看來,那是大逆不道的行為。

我回想起我的奶奶和外婆,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們激凸的樣子。她們或許更難向後抬起手扣上胸罩,但在離開人世前,她們也都還堅持穿著胸罩。遮住那兩個自然生長的點,是她們堅持穿胸罩的唯一理由。

我不禁想象,若她們看見卡戴珊的這款凸點胸罩,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我猜,應該會和與她們持相反觀點的人一樣,感到震驚以及難以置信吧。

[1]Glynn, S. (2013, April 13). Bras Make Breasts Sag, 15-Year Study Concludes. MedicalNewsToday.

https://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259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