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豪門闊太到階下囚,她半生風光,如今63歲過得怎麼樣了? Loading...
資訊  2024-06-12

她出身平凡,卻在香港小姐的比賽中獲得了季軍,從此開始了自己風光無限的人生。

她不僅在主持方面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就連演藝也是手到擒來,她的事業一路達到了巔峰。

後來在自己正當紅時,她選擇了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後與丈夫也是十分恩愛,可突如其來的變故也讓她措手不及。

短短几年的時間裡她從前途無限的女星到豪門闊太,再到最後淪為階下囚,這幾年裡她經歷了什麼呢?如今她又過得怎麼樣呢?

香港小姐出身

她來自香港,父親是天津人,母親是上海人,在六十年代他們夫妻二人移居香港,家中除了她還有兩個弟弟。

當時他們的家庭並不富裕,一家四口住在公共屋村,雖然條件不好,但是他們的生活卻是非常幸福。

她在很小的時候,就展現出了自己的美貌,所以小小年紀就當上了時裝模特,為家裡分擔壓力。

後來她二十歲那年,與閨蜜鄺美雲一起參加了當時紅極一時的「香港小姐」競選,非常幸運地是她們二人成功當選,她拿下了季軍,閨蜜拿下了亞軍。

之後她便進入了TVB工作,在工作中她的表現也是十分優秀,一度成為了主持環節的頂樑柱。

後來她不僅做過直播節目的主持人,還客串過許多影視作品,而且搭檔的還是當時紅得一塌糊塗的劉德華和梁朝偉等男明星,她就是寇鴻萍!

她的星途本是一片光明,可她卻沒有很強的事業心,二十五歲那年,她與「機械大王」唐全的兒子唐基華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後她直接退出了娛樂圈,生下了兩個女兒,做起了全職媽媽,可誰知丈夫因早早繼承家業,所以性格比較沉悶。

而且他崇尚舊式婚姻,他認為男人就應該外出養家,而女人只能局限在家庭上,所以他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將自己的全部心思放在小家上。

但不曾想妻子卻是一個非常外向的人,每天生活在這種枯燥的生活里,她也漸漸開始厭惡這種日子了。

於是在孩子可以離開母親的時候,她選擇了重新搞事業,可是她並沒有重回娛樂圈,而是做起了金融股票行業。

而這段婚姻也僅僅維持了五年就宣告結束,離婚後,她便開始專心事業,那麼她如此大的跨行能否成功呢?

躋身商界嫁豪門

在與唐基華離婚後,她便重新開始出發,全身心地撲在了工作上,幾年的時間裡,她涉足了股票、保險、護膚和餐飲等許多領域。

前期沒有任何經驗時,她只能靠自己不斷摸索,實踐,後來在她年復一年地努力下,她的事業逐漸有了起色。

從此之後她的事業風生水起、高歌猛進,不僅年入過百萬,而且還獲獎無數,事業如此成功的她感情方面自然也沒有落下。

自從離婚後,雖然她一直忙於事業,但是也談過不少男朋友,而對於男朋友她沒有太高的要求,只有一點那就是必須接納她的兩個女兒。

後來直到她認識了富豪律師粱延鏘她才再次進入了婚姻的殿堂,但是兩人剛認識時對方是有家庭的,兩人在一起后對方才開始走離婚流程。

而她為了給自己的兩個女兒做榜樣,並沒有與他同居,並且義正詞嚴地告訴對方必須婚後才能住在一起。

可彼時的粱延鏘並不想結婚,怕再次走向離婚的結局,然而她堅持不結婚不同居,於是不久后對方終於妥協了,兩人成功結婚。

婚後在丈夫的幫助下,她的事業擴大了規模,有了自己的連鎖品牌,丈夫與繼女也相處的十分融洽。

本以為她們會這樣幸福地過完一生,可不料世事無常!

鋃鐺入獄,雲泥之別

她的前半生順風順水,雖然經歷了兩段婚姻但是也非常幸運,事業成功家庭美滿本應被很多人羨慕,然而物極必反,很快她便開始品嘗自己的苦果。

十五年前,她開始麻煩不斷,先是女兒發了一條微博,並且以一隻小貓被困在瓶子里作為配圖立馬引起了愛貓人士的攻擊。

隨著網上輿論越來越大,她立馬發表聲明,表示女兒還小,不知道在微博上的言論需要為公眾負責,此事還未平息,丈夫那邊就又出事了!

粱延鏘被狗仔拍到在酒吧對女模特實行性侵行為,照片尺度也是非常大,得知此事的她第一時間選擇了相信丈夫並公開發表言論。

可是媒體卻不願輕易放過她,不惜將輿論引到前夫唐基華身上,稱寇鴻萍之所以相信粱延鏘不離婚是為了給兩個女兒索取生活費。

此言論一出,寇鴻萍又趕緊發出聲明,表示前夫人很好,和女兒關係也非常融洽,並且從未停止撫養女兒。

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逐漸忘記了這些事情,但她的麻煩才真正開始!

四年前,國家嚴厲打擊偷稅漏稅行為,而她也被人舉報,庭審時她選擇了撒謊,並且試圖用以前的公益行動來將功補過。

可在法律面前,她的這些行為就像跳樑小丑一樣不堪一擊,在充分的證據下她終於被定罪。

然而金錢的力量不容小覷,本應立馬判刑的她卻在庭審后杳無音信,經過幾番查找,也只能得出她當時確實是入獄了,只不過沒多久就刑滿釋放了。

她的前途本來一片大好,即便沒有在娛樂圈大紅大紫,在商界可是叱吒風雲,然而因自己的貪念導致萬劫不復,實在令人唏噓。

結語

雖然人家沒有了事業,但是之前掙到的錢足夠她以後的生活,如果她一直遵紀守法,或許她還可以成為所有人的榜樣。

如今已經六十三歲的她雖然不再年輕,但是「社交悍匪」的屬性依然在,在某音平台上還能看到她面對寥寥無幾的粉絲侃侃而談。

她的人生經歷可謂是非常豐富,但也是提醒大眾的一個反面案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希望大家都可以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