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一夜之間 女性「私密整形」在中國爆火 加载评论...
資訊  一條  2024-02-06 07:16



幾乎是一夜之間,「私密整形」爆火網路。根據新氧的數據,2022年我國醫美手術下單數量第一的是「女性私密整形」。另一方面,許多產後漏尿、臟器脫垂的女性,尚未意識到會陰整形手術能幫助恢復身體機能。

李峰永是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即著名的「八大處」 的主任醫師,入行時她是男性尿道下裂科唯一的女醫生,隨後將重心轉移到婦科整形,20年來,她經歷會陰整形從難言之隱,到女性患者數量每年翻倍,行業野蠻生長到日漸規範的過程。

女性來找她的原因,從滿足伴侶需求到「讓自己舒服一點」,她目睹了女性意識的變化。這不純然是一個醫學問題,也關乎公眾意識的重塑——實用與審美,自由與禁錮。

撰文:洪冰蟾(一條)

01 門診一半的時間在科普和闢謠

Q:什麼是私密整形?

A:私密整形其實是一個不準確的概念。不能當眾展示於人的位置,女性的胸和會陰都算是私密部位。因為胸部整形發展得早,已經被單獨列成一個科室,而且隨意談論好像也能夠接受,變得不那麼隱私的感覺,而會陰真的是醫美最後一個被開發出來的領域,只剩下這裡沒人動了,「私密」這個稱呼最早是民營機構叫出來的。第一篇見於文獻報道的小陰唇整形手術出現在1984年。2000年之後,數量是一個突飛猛進的上升趨勢。

我今年工作整20年,從住院醫生到主任醫生的過程里,也是目睹這種變化。最早我大多數患者是男性,以修復尿道下裂為主,女性患者的比例只有1/10。從2008年開始,我接到的患者的數量每年翻倍。院里的同事問我今天什麼手術?我每次都說:還是老三樣。最多的手術就是小陰唇整形、陰道緊縮、處女膜修復。遞增到現在,有一種一夜之間私密整形這個詞火遍中國的感覺。

Q:網路上有很多小陰唇手術的經驗分享帖,她們希望將自己的陰唇改造得精緻小巧,甚至是粉色的。來問診的患者自訴理由有哪些?

A:小陰唇整形手術在手術類治療中數量最多的,最終目標是要改變它的大小和形態,我們科室做手術的總共6個醫生,一星期大概20多台。接診這類患者,我第一句會問「你覺得不舒服還是不好看?還是兩個都有?」大多數回答是兩個都有,少數是其中一個原因。我們在出門診的時候,有一半的時間是在科普加闢謠。科普是讓患者有一個正確的認識,闢謠是關於小陰唇有許多誤解,比如小陰唇大是因為性生活過多導致的。

曾經我接診過一個女性,她是被老公要求來做手術的。老公直接跟她說:「你這太丑了,去做個手術吧。」我那會比較年輕氣盛,問她:「憑什麼他覺得不好看你就要做?」現在有一個明顯的變化,80%以上的女生,第一句話會說覺得難受、不舒服。比如瑜伽服這類緊身的衣服,或者騎自行車的時候,老磨著她。她上網一搜圖片,就會疑惑,這個地方應該長成這樣子嗎?「我下面長得特別畸形,我是不是不正常?」

女性的外陰就和女人的臉一樣,沒有誰和誰長得完全一樣,長成什麼樣子,我都不認為你是不正常的。在我們醫生的概念里,無法判斷生殖器是男生還是女生,才叫不正常。第二個問題,好不好看、舒不舒服這個概念是有的。我會拿出一組「外陰百態」的圖,這是一個英國的行為藝術家做的400多例外陰石膏拓模,在那裡邊總會找到一個跟她相似的。她只是長得比別人大一點厚一點,僅此而已,讓我們從形象焦慮里走出來。如果她覺得影響到生活,或者單純希望美觀一點,我們可以在合理的範圍內修一修。如果有成年女性拿著一個幼女形態的尺寸,要我給做到一釐米以下,我是不做的,那個才叫「畸形狀態」。

Q:當我們討論什麼樣的陰唇才是好看的時候,背後是否關乎到公眾意識的重塑?

A:青少年時期,很多人的性啟蒙來源A片,尤其是白種人或者日本的。所以會誤解,好像人人都有完美的形狀和粉嫩的顏色。所以民營醫美診所里,私密整形中數量第一名的項目就是外陰漂紅。我也遇到過幾次病人和我說:「李醫生,你在改變大小的同時,能把顏色也改一改嗎?」我不知道科普過多少遍,我們黃種人的外陰和乳暈就是深色的,不可能是白的或者粉的。

美不美是一個非常主觀的問題,而且不是一成不變的,美學永遠在變化。現在的外陰的美觀與否,似乎是從國外傳遞而來的,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可的。而且手術都會有風險,我不能理解為了別人而去做身體改變的人。現在可能是年齡大了,接觸的人多了。有時候我會放寬這個標準,如果對身體有非常嚴重的損傷,我依然會拒絕手術。如果只是輕微的妥協,可能會接受。有一些女性沒辦法依靠自己的力量獨立起來,她總要活下去,活下去的代價可能就要付出身體上的代價。

02 手術的必要和非必要

Q: 你提到自己堅持的原則和病人的現實處境之間的矛盾,處女膜修復算其中一個嗎?為什麼依然有人想做這個手術?

A: 我們醫院每年處女膜修補,一周大概七八例,一年400多例,這幾年的數量持平,既沒有增加也沒有降低。做處女膜修補的女生分為幾類。一種是想自我修復,有的是遭受過性侵,或者前男友對她造成過傷害,她過不去這道坎,心理創傷就轉嫁到膜的破裂上,認為只要膜完整了,對方給自己的損傷就會消失,跟自己的過去做一個告別。另一種是一種風險規避。雖然還沒有和對方走到婚姻關係,她會擔心如果男方是個有處女情結的人,自己以非處女的身份進入婚姻,可能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有的甚至是媽媽帶著女兒找過來的。

曾經在我的門診上真實的案例,夫妻雙方同時到我的面前,他倆是同學,妻子有個前男友,老公也認識。很多年過去,孩子都生完了,突然有一天老公跟她說:「我心裡一直有根刺兒,這個刺兒就是平不了,我不能接受你曾經跟別的男人在一起過,現在沒有辦法了,我要跟你離婚。」妻子說:「我做一個處女膜修補手術,咱倆的婚姻還能維持下去嗎?」我把男的支出去后,跟她說,現在是否能恢復完整,都沒有意義了。

他們走以後我特別感慨。好像在我們國家,一個女生以非處女的身份進入婚姻生活,就帶著一種原罪。濃情蜜意的時候可以容忍她,後面感情消磨光了,就把這個事抖落出來,別管錯沒錯,在他那就是個原罪,就不能接受。沒有辦法,這麼多年的處女情結,不是說通過幾十年就能夠扭轉的。這個手術,某種程度上是對女生的一種保護。現在網文還講雙潔,強調男女主角都是第一次。有的男生知道講處女情結會被嘲笑,所以不會公開講,但它不是消失了,只是隱藏起來。

Q:如果大部分女性是陰蒂高潮而非陰道高潮,陰道緊縮手術聽上去更多是為滿足伴侶的需求?

A:很多女生來跟我問診,她沒有高潮怎麼辦?我們的性教育,最初是讓你壓抑,不要拿你的需求出來說,也沒有地方去學習。所以很大一部分女生真的是沒有高潮,有的甚至連陰蒂高潮都沒有。高潮是身體跟大腦的神經建立一個反射弧的過程。如果在該建立反射弧的時候,沒有建立起來,後半輩子可能就很難體會。為什麼女性陰蒂高潮比陰道的多,因為陰蒂的自慰行動很多女生都會做,容易建立起這個反射弧。從來沒有陰道高潮的女性,想通過緊縮手術來建立,是不太可能的。

有一大類女性,她還沒生育,來門診說被男朋友抱怨陰道特別得松。對她們進行查體之後,發現這類女生有統一的特點。體重低,沒有肌肉,不運動,依靠節食減肥,處在一個失營養的狀態,這跟白幼瘦的審美畸形有關係。盆底肌的力量很差的話,會出現蹦跳漏尿。以前壓力性尿失禁是生完孩子后的女性才有,現在未生育的女性中這種情況在增加。在我們的角度,只有因為生育損傷,才需要幫助,但凡不是這個情況,一般是不做手術類的治療。產婦經過陰道的順產,如果孩子較大,產次較多,那可能會造成嚴重的產傷,陰道的尺寸會變得很大。

從整形外科的角度,就是存在了組織移位的問題,需要進行複位修復。早期可能通過身體的代償,肌肉還能繼續發揮功能,感覺還好,但遲早有一天進入失代償,那麼就會出現尿失禁、臟器脫垂等問題。另一個,對於原本有陰道高潮的女性來說,如果變得寬鬆,沒有辦法有強烈刺激,可能就喪失陰道高潮的反射,性生活質量會明顯下降。因此陰道緊縮是對產後女性身體修復的一種重要的手段,不單單是為了滿足配偶。

Q:陰道緊縮手術也存在著認識上的誤區,我們更多聚焦在性生活的問題上。而對於產後漏尿、子宮脫垂,有盆底肌問題的女性,可以尋求整形外科手術介入,這個意識是否尚待普及?

A:我曾經碰到一個比較極端的案例。她是一個多胎媽媽,30出頭,有比較嚴重的漏尿問題,還有一點臟器脫垂,肌肉力量不太好,但她把所有的關注點都放在兩性上。當時反反覆覆跟她強調,手術的目的是為了改善你自己的生活質量,儘量恢復到生產前的機能,控尿能力會明顯增強,臟器下滑的風險會被打斷。我跟她說:「性生活是兩個人的事情,不要只說因為你生了孩子,所以導致性生活的質量不和諧,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不要把這個罪責都攬在自己身上。」后一句話,我想了想就給咽回去了。在性生活里,好像天然女生就站在不利的位置,總是會被指責。

還有一個40出頭的女性,兩個孩子的媽媽,她發現老公在外面出軌了,跑來我這兒做手術。這個觀點我特別不認同,她們老覺得老公出軌是因為她生完小孩,是她的問題,總想通過和諧的性生活來挽留住老公。她肌肉確實有移位,手術后她來複查,我跟她說:「你現在挺好的了,回去你可以先嘗試,如果你老公對你還是不滿意的話,我建議你不妨換一個人試試看,也許你會有不同的感受。」半年後她再來找我,我說怎麼樣?她說:「我老公說不行。」我說:「你換人了嗎?」她說:「換了,換了人以後挺好的。」從這兩個案例能夠看出,很多人還是不太清楚陰道鬆弛的原理和未來可能對女性帶來的風險,這仍然需要我們不斷地科普教育。

Q:醫美機構的商業項目,社交平台的「服美役」話術,似乎在形成一種焦慮的合力,有數據顯示女性私處整形的增長速度排名第一,你的態度是什麼?

A:我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是我們科室唯一的女醫生。現在我們除了主任是男的,其他全部是女醫生。那個年代,婦科整形領域還是一片空白。別說公眾的誤解,連醫生同行里都有偏見。有口腔科的醫生得知上一台手術是我做,要求把手術室再消毒一遍,我心想口腔和會陰,到底誰比誰髒啊。當時來做盆底肌修復、陰唇整形的女性,有些會覺得難以啟齒。

因為會陰整形最早是私立的醫美機構在做,2016年前後,做得亂糟糟的病例越來越多,有的病人的陰唇幾乎被切沒了。行業沒有標準,誰也不知道這個手術該留多少,有些激進的醫生,在組織牽拉狀態下,切到只剩下一公分,一鬆手陰唇可能就沒剩多少了。我們就會覺得怎麼這麼做,一點規範都沒有,是不是應該做手術,應該怎麼做手術才是安全的,總要有個標準。因此,從2012年開始,我們科室做了中國女性外陰精細解剖機構的數據測量,收集了300多個樣本,用3年的時間建立了女性外陰資料庫。

2022年,八大處聯合協和醫學院、首都醫科大、北大人民醫院、四川華西醫院、上海交醫附屬九院等機構,牽頭髮布了《小陰唇增生肥大整形外科治療中國專家共識》。術后小陰唇的寬度至少要保留1釐米,為後續可能的修復留有餘地。而天生寬度低於這一標準的,無特殊情況時,醫生應拒絕手術。同時,我們提議儘量禁止一切的陰道注射填充。對於未生育過的健康女性,除非有特別的理由,否則不接受任何陰道緊縮術的需求。

我們希望通過自己的臨牀經驗達成行業和公眾的共識,一方面是作為從業醫生的規範,一方面給想要做手術的患者科普,不要再有人接受亂七八糟的手術。有個立場我一直在強調,我們女性的身體屬於自己,而且只屬於自己。我們要尊重自己,愛自己,守住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