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女人,撕開了「成年人世界」遮羞布,難怪這劇一連4天收視第一 Loading...
資訊  2024-06-12

電視劇《時光正好》,最近簡直火到沒邊。

首播以來,連續4天收視第一,市佔率同步實現三連漲。

從種種跡象來看,《時光正好》的火,大有再現都市劇輝煌的潛質。

社媒上,很多觀眾都在感嘆這部劇「不藏著掖著,夠狠,夠真實」。

不過刷完10集后,皮哥發現,劇中還有5個女性角色,讓人念念不忘,也引起了觀眾的熱烈討論。

這5個帶有不同特質的女性角色,從不同角度,再現了當下社會最真實的一面。

她們的形象栩栩如生,讓整部劇提升了一個等級。

01、

職場女強人許夢安(秦海璐飾演)

皮哥始終覺得,秦海璐飾演的許夢安,是《時光正好》里的核心角色,也是整部劇的代表女性。

許夢安身上,既有當代都市獨立女性堅韌的特質,又兼有一個母親、一個妻子該有的細膩和溫柔,讓人沸騰,也讓人動容。

讀懂了許夢安,或許就能讀懂,當下女性應該奮鬥的人生方向。

許夢安的強勢,並非全都是性格原因所致。

一方面,她爭強好勝。

骨子裡的那股韌勁兒,讓她在任何事上,都有要超過別人的勁頭。

這也是為什麼,在整個公司,她是實力最強的內容總監,也是公司無論如何也不會裁掉的人。

另一方面,她有個「賢內助」。

老公李臨性情溫柔,正好和她的性格形成互補。

她可以放心地將女兒、將家庭交給老公,自己一個人沖在前面,為家庭、為事業奮鬥。

許夢安和李臨的互補,一定程度上,與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結構形成鮮明對比。

兩個人安於各自的角色,也讓他們在遭受中年危機的衝擊時,具有很高的容錯率和韌勁兒。

其實,許夢安是個外冷內熱、外殼堅硬、內里善良的人。

我們常常在電視劇中看到「大女主」的形象。

但許夢安,或許才是真正詮釋「大女主」精神的當代女性角色。

她有強勢,毒舌甚至極具攻擊性的一面。

大半夜五點,看著下屬發來PPT中的錯誤,她都能瞬間起床,對熬夜加班的下屬劈頭蓋臉一頓罵。

有好的項目,她甚至能硬擠老總的車,不顧老總打點滴的身體,強行向他彙報工作。

遇到公司裁員,她能不卑不亢,為自己的下屬爭取最大的利益。

甚至想要提拔下屬時,都能把對方嚇得噤若寒蟬,一言不發。

在家庭里,許夢安也是獨一無二的掌控者。

女兒不想聽她的成功學課程,她三言兩語就將女兒懟得啞口無言。

老公失業瞞著她,去北京見「老相好」瞞著她,她一個眼神,就嚇得李臨站直立正。

都說強勢的女人不討喜,但皮哥反而覺得,許夢安這種強勢,是應該被社會接納的。

因為她強勢的底色,反而是極為溫柔的情感,是極致的善良。

於公,她關心下屬的升職問題,遇到問題總是親力親為,親自給闖了禍的下屬擦屁股。

公司裁員,她甚至動用自己的關係,給他們找好了後路。

於私,對老公、對女兒,她也有著無盡的愛。

看到老公李臨為了賺錢,半夜去快遞點搬貨物。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感的爆發,並拉下臉給自己的「情敵」打電話,希望她給老公介紹一份工作。

面對中年的經濟危機和困境,熬了一夜的她,也只能找到自己的父親,要一碗餛飩吃。

許夢安的一體兩面,是當下很多女性的縮影。

不一味強調「強勢」,不特意彰顯「女權」,反而用女性的特質,帶出女性該有的本色。

這是許夢安最大的魅力,也是《時光正好》獨有的女性精神。

02、

金子般的陳婉真(左小青飾演)

《時光正好》的出彩,在於它亮麗的女性群像。

這種群像戲,落在實處,是一個個家庭遭遇中年困境的個體。

在出場的幾位女性角色中,最讓皮哥感到意外和震撼的,是左小青飾演的陳婉真。

陳婉真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她是高學歷女性,為了丈夫能打拚事業,她甘願放棄專業和職業,在家相夫教子,養育兩個閨女。

七年過去,丈夫事業有成,自己卻成了「保姆」。

家庭中,丈夫於海早就對她沒有了尊重,每天呼來喝去,就像使喚老媽子。

事業上,她脫離職場多年,似乎已經失去了重新賺錢的能力,無法融入社會。

陳婉真的中年危機,來自於婚姻,準確說,來自老公於海的出軌。

相比其他作品中女性面對出軌的「一哭二鬧三上吊」,陳婉真的表現,令人敬佩。

她的隱忍,是她的強大,也是所有母親和妻子的強大。

她的獨立,是她的自信,也是所有職場女性的自信。

面對小三當面的挑釁和不斷的艷照,以及電子信息轟炸,她不言不語,默默承受,只為了將所有的一切保存下來,堅定做出「離婚」的決定。

她能放下架子和學歷,從最底層的助理職位干起,一步一步達成事業的晉陞,不急不躁。

面對同事的刁難,她不求人,而求己,只想用自己的實力,啪啪打臉綠茶婊。

雖然做全職太太多年,但陳婉真身上,依舊有巾幗英雄擁有的那種,金子般的品質。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陳婉真必會一鳴驚人,也或許會是《時光正好》中,將女性中年危機解決得最漂亮的一個。

03、

傲嬌善良的許夢心(潘之琳飾演)

跟許夢安和陳婉真比起來,許夢心似乎是最接近「小女人」的角色。

孕激素讓她有點作妖,又有點神經質。

她會著急融入富太太的圈子,不惜打電話叫老公澄清自己關於「小三」的謠言。

她一個不高興就耍脾氣,搞得「忠犬」老公孫浩團團轉。

她和老公也陷入了信任危機,甚至不惜雇傭狗仔隊,通過偷拍的方式,檢視老公的一舉一動。

這些,讓許夢心看起來像個「反派」。

但女性的樣貌千千萬萬,豈能只用「正反派」來定義。

許夢心的行為,沒有傷害任何人。

她之所以傲嬌任性,是因為她有一個好老公,將她保護得很好。

雖然表面上大大咧咧,但許夢心,可能是《時光正好》里,最善良的小女人。

因為她心思極其細膩,懂得察言觀色。

而且會用一種讓人很舒服的方式,去幫助別人,或是達成自己的目的。

她想加入小區的「太太團」,卻一直被排擠。

所以她用交換「教育資源」的形式,與其他太太達成了和解。

她看到了姐夫李臨的困窘,也看到了姐姐許夢安因為老公失業、家庭陷入經濟危機而焦慮。

於是,她悄聲不響地將自己買的全部東西,一股腦全送給了姐姐。

她知道姐姐要強,自己給錢她可能不要。

但她依舊能用分享秘密,告訴姐姐自己曾經拿父母資助的事,來讓姐姐收下來自父母的幫襯。

這樣一系列操作,既照顧到了他人的自尊心,又幫到了別人的忙,一舉兩得。

整個《時光正好》中,只有許夢心有這樣細膩的心思。

這也是情感豐富的女性,共同具有的特質。

女性不光有一面。

許夢心雖然不是事業型女性,但她的存在,讓整部劇的女性群像有了出口。

也因為她那種替別人著想的無私的愛,《時光正好》里的「正好」二字,才有了更為廣闊的意義。

04、

才思敏捷的瑞秋(李依曉飾演)

一個女性,如果事業成功,一定具備兩種優勢里的一種。

要麼,她能力強,能幹事,能做出業績,比如許夢安。

要麼,她情商高,會察言觀色,在職場如魚得水。

比如劇中李依曉飾演的瑞秋。

瑞秋是許夢安公司的人力資源總監,也是有「城府」的角色里,最為討喜的一個。

瑞秋的存在,讓職場里的那些爾虞我詐,有了具象化的解釋,也極大豐富了職場女性的形象。

在我們看來,瑞秋可能不是那麼討喜。

每次去許夢安的辦公室,她總要佔佔小便宜,偷吃人家的零食。

但幫忙的時候,她也是真出力。

她和許夢安在公司里形成了一個「小圈子」,互相進行資源共享,互幫互助。

因為瑞秋,許夢安能得到公司人事方面的第一手消息。

因為許夢安,瑞秋也能對業務部門的事情了如指掌。

剛開始,兩人或許是利用關係。

但從同事到朋友,才思敏捷的瑞秋,給了許夢安不少助力。

瑞秋懂得察言觀色,對公司里的風吹草動十分敏感,這讓她在複雜的職場鬥爭中,總能立於不敗。

在人力資源方面,瑞秋業務能力超強。

陳婉真需要面試的時候,還請瑞秋來做顧問參考。

幾個問題,個個一針見血,讓陳婉真恍然大悟。

瑞秋活得瀟洒,不像其他人,深陷在婚姻和愛情的泥淖中。

她是黃金單身主義者,也是當下職場女性的另一種奮鬥形式。

誰說女性不能參與商戰?瑞秋就可以。

誰說女人一定要結婚生子再幹事業?瑞秋就不信邪。

她的存在,豐富了中年女性的形象,給事業型女性,創造了更多可能。

相信看劇的大家,有很多都會喜歡瑞秋這個角色。

也正因為她的精靈鬼馬,《時光正好》的職場部分,也多了不少下飯的樂趣。

05、

餘味悠長的梅一朵(金豐飾演)

在《時光正好》中,梅一朵不過是個一段插曲。

甚至不少觀眾,可能對她都沒有什麼印象。

但這部劇好就好在,即便是一閃而過的角色,也都各有特質,讓人過目難忘。

梅一朵是李臨的師妹,是北京名校的高材生,也是李臨後來事業的助力者。

但即便光環buff疊滿,依舊改變不了她本身的悲劇色彩。

梅一朵跟許夢安和陳婉真,形成了鮮明對比,可以說,是這兩個女性角色的一體兩面。

家庭上,梅一朵長相姣好,學歷出眾,是女神級的人物,還留學美國,卻早早與老公離婚,獨自回國打拚。

事業上,梅一朵創業有成,事業正在國內擴張,她卻對師哥李臨舊情不死,總想著能再續前緣。

在傳統的價值觀念下,梅一朵的形象,或許不那麼正面。

畢竟李臨是有婦之夫,她不能「知三當三」。

但梅一朵,並沒有對李臨展開瘋狂的追求,她的情愫,只存在於接觸時候淡淡的曖昧。

她有許夢安的職業能力,卻沒有一個溫柔的老公。

她有陳婉真的獨立性格,卻希望再找一個溫馨的家。

梅一朵的矛盾,雖然彰顯著大多數職業女性的內心,但她對愛情的勇敢追求,也值得肯定。

如果說前面四位女性,是《時光正好》對中年女性群像的無死角呈現。

那梅一朵,可能是導演有意設立的「對照組」。

人畢竟是複雜的,不會有一種女性的特質里,不摻雜任何雜質。

面對情感的誘惑,面對故人的衝擊,怎樣擺正心態,在不逾越道德紅線的前提下完美解決問題,才是中年女性真正的成長之道。

也是這些大齡姐姐們,人生下半場開啟的密碼和鑰匙。

有時候,大多數女性,或許既成不了許夢安,也成不了陳婉真。

夾在性格和情感的灰色地帶,如梅一朵般的反思,便至關重要。

人生最重要的,是清楚自己追求什麼,並為目標努力而活。

這一點,不分年齡,不分性別。

即便是中年,即便是女性,這一點也從未改變。

這也是《時光正好》始終秉承的價值觀。

家庭也好,職場也罷,真正活出自我,才是關於女性最有現實意義的表達。

雖然當下大多數電視劇的劇情和節奏,都被男性角色佔據著。

但《時光正好》偏偏不是,這些性格迥異,特質不同,經歷不同,卻似乎殊途同歸的女性群像,讓我們看到了當下這個時代,關於中年女性飽滿的側寫。

入木三分的角色刻畫,是《時光正好》的殺手鐧。

相信不少女孩,在看完《時光正好》后,會對自己的家庭,職業和人生,有新的想法和規劃。

婦女能頂半邊天,真正的獨立自由,從來不是空乏的表達和口號。

而是用獨屬於女性的姿態,對生活的困境,做出最為樂觀開朗的反擊。

這才是《時光正好》真正吸引人的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