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省吃儉用送女兒出國留學,卻被女兒拋屍荒野 加载评论...
資訊  五號檔案  2024-02-09 09:52
2021年12月27日,台灣台中市大里區的一名保安大叔,失蹤了。

失蹤者姓江,在當地小學做保安,前一天下班后,老江徹夜未歸,妻子及小女兒一直聯繫不上他,便去警局報了案。

老江下班前曾告訴過妻女,會去見大女兒一面,然後回家吃飯。

但當警方順著監控的線索,找到他時,才發現老江已經死了,並且他的死狀極慘。

老江的屍體倒在了一處偏遠的山坳,頭上套著黑布,他的頭部遍布傷口,導致面容嚴重變形;老江的上半身滿是血污,右腿還比左腿短了一大截,因為他的右腳幾乎沒了,殘缺處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頭。



警方在山坳發現了老江的屍體。法醫初步判斷,老江的死因是重度顱腦損傷,他右腿的嚴重損傷,則為瀕死期或死後形成的。

面對親人的屍體,老江的小女兒和妻子都痛不欲生,她們同時也很想知道,老江是被誰害死的。



找到老江屍體的逼仄山坳,只是一個拋屍現場,除了屍體和少量物證外,沒有其他發現。

好在,現場周圍的監控鋪設較全,只要查詢記錄,就不難發現兇手的行蹤。

2021年12月27日凌晨,監控拍到2輛可疑的摩托車,從死者單位方向向拋屍現場所在的山區行駛,其中一輛摩托車前部還載了一個趴著的人。

經家屬辨認,那個人就是老江!

只是那時的老江,完全沒有了活著的跡象。



監控拍攝到的老江已經遇害了。


視頻中可看到,摩托車行駛中,老江的右腿就耷拉在地上,不斷與路面摩擦,但他沒有任何反應。摩托車行駛過的部分路段,都留有血肉模糊的拖痕。

大約半小時后,兩輛摩托車就原路返回了,趴著的老江不見了——拋屍已經完成了。

監控中的兩輛摩托車和它們的駕駛員,老江的家屬也辨認出來了——這兩人正是老江的大女兒小麗和她的男友!

警方找到他們時,二人一開始堅稱與本案無關。可在他們的居所內,警方搜到了一把帶血的榔頭及若干血衣。只要一做鑒定,再多的謊言都圓不下去。

二人這才承認,他們就是兇手。



小麗和她的男友被警方抓獲。


所有了解老江和他們家情況的人,都不願相信這是事實。

在他們的印象中,老江家的大女兒從小就優秀,是大家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老江對大女兒也一直很好,為了供她出國讀書,老江任勞任怨。

這對父女之間到底是哪一步走偏了,才導致了今天的結局?

50多歲的老江和妻子育有三個孩子,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其中大女兒小麗,最讓老江驕傲。老江和妻子都沒怎麼讀過書,但他們對孩子的教育,很捨得投入。

2014年,一貫成績優秀的小麗決定要出國留學,她選中了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攻讀MBA課程,那是一個相當燒錢的專業,但相應的就業前景也較好。

為了實現小麗的「留學夢」,江家的五口人,開始了節衣縮食的生活。



小麗。


老江家雖然經營著一家小工廠,但廠里的收入只能負擔一家人的日常開銷,因為除了要供大女兒讀書,另外兩個孩子的教育也是不小的投入。

作為家中的頂樑柱,老江又去了學校做夜班保安,每個月能多收入2.8萬新台幣(約合人民幣6500元)。

即便如此,老江也沒有存下太多積蓄,連給自己買件新衣都捨不得。但老江和妻子從沒抱怨過生活,他們對未來是有信心的。

只要熬到小麗畢業,作為高知群體,小麗會有更多更優質的工作選擇。而更重要的是,能讓女兒追尋夢想,老江覺得很值。



一開始,小麗的留學還是很順利的,努力讀書的她成績依舊優秀,多次拿到了學校的獎學金。

可學習上的成功,並不能讓小麗享受留學生活,因為國外的花銷大,老江給的生活費完全不夠花,小麗開始利用課餘時間拚命兼職賺錢。

她漸漸感覺到,貧窮讓她無法輕鬆生活。

江家的小工廠突然倒閉了,為了養家老江做起了全職保安,但五口人的開銷仍然入不敷出。無奈的老江,削減了給小麗的開支。

小麗只能搬到更便宜的郊區居住,每天凌晨4點起床乘火車或公交趕往市區上課,放學還要做兼職工作,這讓她本就拮据的留學生活更辛苦了。

小麗搭最早班地鐵上課時,同學們還在暖洋洋的被窩裡;

小麗啃著僵硬的打折麵包果腹時,有的同學在曬精緻的brunch;

小麗忍著肌肉酸痛繼續兼職時,同學們卻在逛街、購物、派對……

小麗感覺委屈又憤懣,為什麼別人可以輕鬆生活,自己卻不可以?

她也許從沒想過,遠在大洋彼岸的家人,也和她一樣辛苦、清貧,她只想著自己,任由內心的不甘,將自己變得更扭曲。



曾經乖巧懂事的小麗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2018年底,小麗碩士畢業,江家人以為好日子即將到來。他們希望小麗能先回來找工作,幫家裡分擔壓力,可小麗不滿意,她還想留在美國讀博,拿到美國綠卡,過上體面的生活!

一次,小麗在電話里試著問父親能否支持她繼續深造,父親沉默良久,告訴她家裡已經無力支持她讀書了。

憤怒的小麗立刻斥責父親「能生不能養」,她刺耳難聽的話,像是一根根針扎進了老江的心。

「什麼叫無力支持?」

「明明還可以賣房、賣地,總會搞到錢的!」

……

小麗的指責讓老江有口難言,江家還有兩個子女要撫養,一家人也要吃飯要生活,這個世界不是圍著小麗一個人轉的。

老江可能也搞不明白,之前很懂事的大女兒小麗,為什麼現在只想著索取。

這次通話不歡而散后,老江就給小麗「斷了供」。



失去了父親的支持,小麗也嘗試過自立,但僅憑她兼職的收入,根本支撐不了她在美國讀博的費用。

美國夢碎了,小麗的心也好像死了。

小麗回家后,每天不是悶在房裡,就是出去跟男友鬼混。男友是她留學時的校友,此人口碑極差,還有賭博的惡習。



小麗和男友。


這一切老江都看在眼裡,他覺得對女兒有愧,也理解女兒的心理落差,所以沒對女兒做過多干涉。除了老江的寬容外,江家的所有人,都好言好語地哄著小麗,期待她有一天打起精神,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但小麗回國后不久,國內外的疫情接連爆發,就業機會少了很多,高不成低不就的小麗,始終未找到滿意的工作,越發自暴自棄起來。

天之驕女一夜間變成了無業游民的落差,讓從前那個乖巧貼心的女兒徹底消失了。江家人的噩夢從此開始了。

為了幫女兒振作,老江開始勸說小麗,離開男友,踏踏實實地先找一份工作。老江相信像小麗這樣名校畢業的人才,一定能有發光的機會。

可小麗聽不進父親的苦口婆心。她不甘心多年的夢想破碎,如果父親能繼續供她深造,她本可以擁有光鮮體面的生活。她覺得自己的不幸都是因為父親,因為不富裕的家庭!

是父親毀了自己的人生,他要付出代價!

小麗開始不回家了,她和男友住進了台中市的五星級酒店,餐食消費也全在飯店解決。小麗完全不考慮花費和債務的問題了,她好像在用無盡的揮霍,彌補自己曾經的委屈。

沒有錢花時,小麗就向同學、朋友借錢,一張口就要幾萬新台幣。



小麗和男友。


更多時候,她會去找父親老江要錢,只要老江不給,她就瘋了一樣地毆打老江。

當地社區曾多次家訪,希望老江能報警解決問題,但每一次,老江都為了不毀掉小麗的前途而選擇隱忍。他遮住身上的瘀傷,嘆著氣拒絕了社區的幫助。



2021年12月26日,小麗又約好要和老江見面。老江還挺開心的,他和家中的妻女談起此事時,語氣絲毫沒有異常。

老江也許能猜到,小麗又是來要錢的,但他不知道,小麗的男友當晚還隨身帶了把榔頭。

兩人攔住下班途中的老江后,雙方又爆發了爭吵。

激動的男友拿出榔頭,對著老江的頭部一陣猛擊,直到老江停止呼吸,他還不停手。

小麗則全程冷眼旁觀,看著父親痛苦地倒在她面前失去呼吸,她不但沒有叫救護車,也沒有試圖阻攔。內心麻木的她,也許此刻才釋放了對父親、對家庭的恨吧。

趁著夜色,他們一起將老江的屍體拋進了山溝,還從老江的衣服里,搜出了江家的大門鑰匙,然後騎摩托徑直去了江家。



小麗和男友趁夜深人靜一起拋屍。

江家門口的監控,拍到了兩人鬼鬼祟祟的身影。但因為沒打開內門,他們只能悻悻地返回酒店。

案件後續的審理中,江母才看到了二人回家開門的監控,心裡陣陣后怕。

那日老江遲遲未歸,江母及小女兒有些擔憂,便把平日不鎖的第二道門從內反鎖。現在想想,若不是這一念之間的謹慎,全家人可能都會被小麗和男友殺光!



這道被反鎖的門阻攔了他們繼續作惡的計劃。


畢竟被恨意和偏執支配的小兩人,早就淪為了邪惡的魔鬼。

正如老秦在書中寫過的那句:「一念之間,人即是獸。」

整個案件中,最令人唏噓、憤怒的一幕,大概就是小麗冷眼旁觀父親被男友打死的情節了,是什麼讓曾經優秀的她變得如此冷漠?

小麗走偏的人生,總讓我想起《白卷》中的一個女學生梁婕,她也是一個學霸。因為從小就聰明,梁婕被父母寄予厚望。為了讓她好好學,父母都很拚命努力地賺錢,把家裡所有的好東西都留給梁婕。

在這樣的期待下,梁婕也以為,自己只有拚命學習、一直名列前茅,才有價值。

每天的學校生活,每一場考試,都成了她捍衛自我的戰場。



每場考試,對梁婕都是試煉。圖文無關,僅為示意圖。圖源:《天才槍手》

豆瓣電影所以,當梁婕發現同學偷偷花高價在老師那裡補課,自己卻因家庭無力負擔,而可能被不公平競爭的對手超越時,她忍不住以自己的方式進行了報復!

梁婕根本想不到,她的一次衝動,就像輕輕扇動了翅膀的蝴蝶,導致了後續的悲劇,接二連三地發生……

《白卷》中的梁婕,讓我們感受到,如果只用單一標準衡量自我的價值,人生就會變得很痛苦,甚至可能也因此無法再感受到快樂。今天案件中的小麗,或許正是走入了相同的困境。

在小麗眼中,除了走留學、深造、並在異國紮根這一條路,其他的人生出路都無需考慮、沒有價值。

當她發現,一直追求的目標無法實現,自己存在的價值也變成了虛無時,她就會被巨大的落差擊潰,喪失了道德和理智。

當然,小麗的犯罪行為肯定是不能被原諒的,她的殘忍也讓人無比憤怒。

但如果,能有一個人幫助小麗改變偏見,看見人生的更多種可能,或許故事的結局,就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