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為陌生人捐腎 沒想到 卻為自己帶來了新生 Loading...
資訊  英國那些事兒  2024-02-11
2019年,41歲的海莉·米爾克斯(Heyley Milks)剛剛經歷了一場痛苦的離婚。

這場失敗的婚姻徹底摧毀了海莉,她每晚以淚洗面,無法自拔……



(示意圖)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海莉茫然地刷著社交媒體,突然間,一條求助信息映入了她的眼帘。

發帖的是一位來自邁阿密的女士梅麗莎,她說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

梅麗莎有個名叫大衛的未婚夫,患有I型糖尿病。

2012年,大衛接受了腎臟和胰腺移植手術,可三年前,他的身體突然開始排斥新的腎臟了。

如今大衛每周要做三次透析,每次都折磨得他死去活來。

為了幫大衛解除痛苦,梅麗莎在網上求助,希望有人能再為大衛捐獻一顆腎臟……



(梅麗莎和大衛)

海莉當時正處於痛苦之中,甚至對生活都失去了指望。

但正因如此,讓她產生了幫幫這對情侶的想法。於是她聯繫了大衛和梅麗莎,表示她跟大衛的血型相同,如果能匹配成功的話,她願意為大衛捐贈一顆腎臟。

聽到這個好消息后,大衛夫婦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他們請海莉吃了飯,對海莉千恩萬謝。

經過幾天焦急的等待,海莉給梅麗莎打去了電話,說自己已經通過測試,可以為大衛捐腎了。

海莉回憶說,聽到這個消息后,梅麗莎久久沒有回話,隨後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陣啜泣聲……



(示意圖)

不過移植手術也不是隨便就能做的。

2019年5月,海莉賣掉了自己生意不錯的瑜伽工作室,一邊照顧孩子,一邊為器官移植手術做準備。

她生過4個孩子,所以身體條件不算很好,存在比較嚴重的貧血問題,必須定期接受靜脈鐵劑輸注。

類似的問題還有很多,海莉都花時間一點點地克服了。

時間匆匆過去,很快就到了手術的日子。也幸虧海莉準備充分,手術很順利地完成了……



(手術后的海莉)

手術完成後,海莉因為麻醉劑的效果,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大衛的親戚們則絡繹不絕地來到病房,向她表示誠摯的感謝。

最後一個走進病房的,是一個高個子的男人。

他叫威廉·蒙托托 (William Montoto),是大衛的哥哥,今年40歲了。

威廉進屋時,海莉已經微微清醒了,正在床上掙扎著調整姿勢。威廉看到后趕緊來到床邊,扶著海莉坐了起來,隨後倆人就這麼一來二去地聊了起來。

一聊才發現,倆人的共同點還挺多。年紀相仿,都離過婚,都是單身父母……

倆人越聊越投緣,最後威廉甚至把兄弟大衛都忘了,還有人特意提醒威廉,於情於理都得去看看自己剛手術完的兄弟……



(海莉與威廉)

看完大衛之後,威廉還是捨不得海莉,

於是他推開海莉的房門,絞盡腦汁地找個了話題:「請問你知道醫院門口能停車么……」

海莉雖然很疼,但還是被威廉逗笑了:

「我怎麼知道,我是被帶來摘腰子的!」

接下來幾天,威廉每天都來看望海莉(順便還有大衛),等海莉出院之後,威廉表白,兩個人正式走到了一起……

他們的感情迅速升溫,可一場疫情破壞了一切。

疫情期間,威廉失業了。

為了照顧海莉和他們的孩子,他去聯邦快遞找了份離家很遠的快遞員的工作補貼家用;海莉也不想離開威廉,於是帶著七個孩子(威廉三個,海莉四個)搬了家,又住到威廉工作的城市,不肯分開。



(威廉與海莉)

幸虧,壞運氣並沒有一直纏著他們。

現如今,海莉開了一家手工珠寶作坊,專門在當地出售她的作品;威廉也開了一家冰沙商店,然後兩個人搬到了一起,開了家小小的實體店。



(威廉與海莉)

2022年,兩個人訂婚了,等到明年夏天,他們將舉辦正式的婚禮。

提到這段姻緣,海莉也覺得真的非常奇妙,她失去了一個器官,卻重新擁有了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