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故事》初評:這可能是亦舒IP改編最好的一次 Loading...
資訊  2024-06-12

在亦舒的筆下,黃玫瑰是一個特例。

她很少寫如此極端的美麗人物:出生於富貴之家,因貌美而追求者不斷;一生經歷四段感情,纏綿悱惻地愛,又清醒通透地活;走在滾滾紅塵中,歷經歲月亦未遲暮,始終如玫瑰般絢爛綻放。

很多人說,黃玫瑰是亦舒的終極幻想,不但美到顛倒眾生,連靈魂思想都攝人心魄。「這哪是小說,應該叫神話傳說才對。」

這樣的人,照進現實又會是什麼樣子?

迎著萬千讀者審視與期待的目光,根據亦舒同名小說改編的都市情感劇《玫瑰的故事》在今年盛夏登錄央視八套和騰訊視頻。

演員劉亦菲扮演的黃亦玫甫一亮相,讓所有的幻想都即刻成為了現實。鏡頭下,她美麗、嬌俏、靈動、率性,活脫脫就是黃玫瑰本「玫」,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當然,演員與角色的高度適配,還只是該劇俘獲觀眾芳心的「敲門磚」。隨著劇情的深入,貼近真實生活的故事、明快的剪輯節奏、濃郁的都市氛圍、直抵人心的金句以及立體多面的女性群像和立足當下的正向價值觀輸出,不斷刷新收視率、熱度值、話題量的最高數據。

昨晚,《玫瑰的故事》站內熱度突破30000,躍居爆款俱樂部,也創下了騰訊視頻都市劇熱度攀升新紀錄。從目前的口碑反饋來看,這可能是亦舒IP改編最好的一次。

「亦舒女郎」 走出筆端

什麼是真正的「亦舒女郎」?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可是真要回答,卻難下定義。亦舒筆下的女性,不僅擁有好看的皮囊,更重要的是「姿態好看」,有著「失戀事小,失業事大」的清醒「經濟獨立,永遠不要打伸手牌」的底氣

《玫瑰的故事》中,黃亦玫從懵懂少女逐漸成長為懂得保護自己、堅定自我追求的魅力女性,橫跨二十餘年的時間。塑造這樣的「亦舒女郎」,對演員的要求是極高的。

膚白貌美、氣質出眾僅僅是外在條件,如何做到舉手投足間美麗而不流俗,高級而不失真,與人物靈魂高度契合,則需要豐富的人生閱歷和精湛的演技加持。

從目前已播劇情來看,劉亦菲與黃亦玫是高度適配的

輪滑少女初登場,腳下生風的肆意洒脫,從頭髮絲都透著明媚,彷彿從原著里走出來一般;初入職場,無論是牛仔套裝配高馬尾,還是白襯衫連衣裙以絲帶點綴腰間,一半優雅一半鮮活,美麗非凡且毫無做作之感。

美貌、學識、品味,黃亦玫的人設標籤在劉亦菲身上被具象化,網友調侃「美得劈頭蓋臉」。

隨著黃亦玫與初戀庄國棟的愛情線鋪陳開來,劉亦菲所呈現的黃亦玫愈發動人。愛之濃烈,愛之瘋狂,愛之決絕,在彼此的試探拉扯、分手複合的情節中層層推進。

尤其是幾場情感起伏較大的分手戲,她憑藉細膩且富有層次的情感表達和強大的爆發力,精準詮釋出角色的複雜性和多面性。

熱搜詞條「除了美貌,只剩演技」,是觀眾給予劉亦菲的充分認可,也足以說明劉亦菲完美附體「亦舒女郎」。

劉亦菲曾解讀劇中角色:「人生這道課題,對黃亦玫來說,每一處落筆,自有她的洒脫斑斕。」可見,她對人物的理解是深刻而透徹的。

挫折往往是成長的催化劑,黃亦玫接下來的情感經歷將更為曲折,劉亦菲能否演繹出玫瑰從自我覺醒到自我探索的蛻變,值得期待。

在黃亦玫成長的路上,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玫瑰的故事》刻畫了蘇更生、姜雪瓊、白曉荷等一眾女性形象,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萬茜飾演的蘇更生從容幹練,不斷掙脫原生家庭的枷鎖,奮力破土而出,充滿韌勁與生命力;朱珠飾演的姜雪瓊風情萬種,雷厲風行的做事風格讓其在職場中步步為營;陳瑤飾演的白曉荷清冷神秘,展現出高知女性獨特的書卷氣息與知性之美。

儘管上述幾位的戲份尚未完全展開,但在觀感上,演員與角色的無限貼近已達成了1+1>2的效果。

可以說,《玫瑰的故事》在人物還原度上是尊重原著且獨具慧眼的。

「亦舒內核」 紮實落地

亦舒小說創作年代久遠,且港味濃郁。如何恰如其分地「移植」故事語境,使之具有當下現實感,極度考驗主創的改編功力。稍有不慎,就容易陷入「懸浮」與「流俗」兩大致命傷。

《玫瑰的故事》在保留原作「女性自愛自立」這一精神內核的基礎上,做了更落地、更貼近真實生活的改編。

故事發生在2001年的北京,這一年中國入世,申奧成功,舉國歡慶的重要歷史時刻成為國人的共同記憶。選取這一時間節點,不僅容易觸動觀眾的情感共鳴,也為黃亦玫設定「策展人」這一具有時代感的新身份,以及愛情之外的成長線找到了合理落點。

流連於上世紀香港名利場的亦舒,沒有體驗過中產職場需要遭遇的種種挫折,在小說里自然難以用相應筆墨來展現。相較於原著,黃亦玫的成長背景、職場經歷做了很大改動。

劇中,她生於書香門第,父母皆是清華大學的教授,哥哥是建築設計院的部門經理。高知家庭的環境和氛圍,給予她優渥的教育條件、健全的人格培養、明確的人生目標,以及精神上的富足。因此,黃亦玫兼具美貌與智慧的設定才顯得合情合理,也為新添加的強情節衝突做足了鋪墊。

通過幾個細節的刻畫,黃亦玫獨立自強、率性洒脫的大女主人設便立住了。

比如,上司周士輝愛上了她,為此拋棄相戀7年的未婚妻芝芝。面對小三的無理指責,黃亦玫反而迎上前去澄清誤會,還苦口婆心勸芝芝離開這樣的渣男,展露出為人坦坦蕩蕩明事理,遇到問題不逃避的成熟心智;

初入職場,得知上司姜雪瓊要搞定一個神秘收藏家滕先生而無計可施,黃亦玫主動出擊,喬裝打扮混入會場,為上司爭取到與滕先生單獨見面的寶貴機會,足見其解決問題的能力和勇氣;

在主管蘇更生痛哭時,黃亦玫給予對方關心又不越界,情商可謂一流;面對初戀庄國棟對母親謊稱自己是同事,黃亦玫立即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體現了她在愛情上的自尊自愛;

最新劇情中,黃亦玫為庄國棟追到法國,是初戀上頭時的熾熱愛火和不顧一切,但在親眼目睹庄國棟進入新生活和自己漸行漸遠、未來規劃把自己當成配角之後,她也攢足了失望決定徹底離開。這部劇不僅講愛情的發生,同時也細膩呈現了愛情是如何消逝的,殊為難得。

這樣的改編,既規避了一個女人先後和四個男人談情說愛的「流俗」,女主靠美貌大殺四方的「懸浮」,又展現出現代女性在追求精神自由、人格獨立與美滿愛情的道路上所面臨的種種抉擇,深入探討了在當下社會中女性如何實現自我價值等議題,這恰恰與亦舒作品的精神內核不謀而合

「亦舒氣質」 逼真還原

金句和氛圍,是亦舒小說的兩大必殺器,也被讀者稱為「亦舒氣質「。

業內皆知,亦舒的作品長於文字魅力,人物口中誕生了許多經典台詞,最容易落入的陷阱就是大量照搬原文。對於改編者而言,太尊重原作,刻板還原台詞旁白,反而失之於靈動,談不上好的影視轉化樣本。

《玫瑰的故事》找到了一個很妙的切入點,塑造了一個言辭犀利、直面情感、最會懟人的男人形象——黃亦玫哥哥黃振華。借他的嘴頻頻輸出金句,既幽默機智,又不顯刻意。

渣男周士輝對黃亦玫一見鍾情,領證當天拋棄了戀愛7年的女友。黃振華對周士輝怒吼:「你敢惦記我妹,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想當陳世美你自己當去」「不知廉恥、厚顏無恥、恬不知恥」;

面對官配蘇更生的冷言冷語,他回懟:「你抓周抓得仙人掌吧,怎麼總這麼夾槍帶棒的」「看望病人五分鐘不到,弔唁也沒這麼快吧!」這樣寵妹妹的哥哥,又怎能不圈粉無數呢?

不止黃振華,黃亦玫也是正向價值觀的狂熱輸出者。她失戀后說:「不就分個手,還能影響我吃飯?」已然成為今年最出圈的名台詞。

亦舒小說的時代背景多為上世紀的香港,這造就了人物對於金錢和物質的看法,也形成了獨特的故事氛圍。而《玫瑰的故事》將背景搬到北京,這種氛圍感的營造只能藉由拍攝視角、鏡頭、色調來輔助完成。從釋齣劇集的效果來看,還是很貼合原著感覺的。

黃亦玫與初戀庄國棟的感情線里,導演採用了男女雙重視角來展現彼此的互生情愫,藉此點明男女主在愛情中的平等地位;

兩人心生嫌隙,黃亦玫酒後怒砸庄國棟家的戲份,則用戲中戲的手法,藉由《歌舞魅影》的橋段來展現黃亦玫的心理變化;

庄國棟遠走法國,黃亦玫內心失落,一場恰逢其時的雨表現了男女主的心境,尤其是黃亦玫隔窗看雨的面部特寫,朦朧之中帶著悲傷,那種破碎感彷彿要溢出屏幕,令人動容。

這些「亦舒氣質」的疊加,剛好完美契合了劇情,讓《玫瑰的故事》更添魅力。

從「亦舒熱」到「亦舒味」,《玫瑰的故事》完成的一步跨越,著實不易。我們也期待接下來的戲份,藏著更多驚喜!